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章四 秘影綽綽,暴雨聲中有柔麝
    必須得先弄清楚這個張木易到底是不是新聞上的張木易才行。

    但是又不能太直接,免得引起他的懷疑。我該怎么辦呢?如果張木易能主動離開我家,那當然是最好,一了百了,我不是什么好人,也知道這個社會沒有什么純粹的好人和惡人,很多人走上犯罪道路其實也都是形勢所迫,我更沒有什么抓住罪犯維護社會安危那樣的強烈正義感,因為我畢竟也三十多歲了,這些年的經驗積累,讓我知道如果我把張木易報了警,可能只會引起他走極端,做出魚死網破的事來,還不如裝作不知道,客客氣氣對他,等他離開后起碼他多少也會考慮到我對他的態度不會做出極端的事來。

    當然,該做的準備還是要做的,目前在我家里,除了我之外最為可靠的就是james了,他畢竟是警探,是過來人,能力強干,對付犯人最有經驗。

    想了想,我還是沒有驚動月子,而是獨自下了樓找到了james,輕聲地把這件事告訴了他。james知道了這件事也露出了驚訝的表情,他想了想,然后提醒我說讓我先想辦法聯系警方,向他們要到照片,只要照片到手了,事情就水落石出了。

    “其實我覺張木易是罪犯的可能性和不是的可能性一樣大。”james對我說,“因為監獄里是不能用手機的,但是現在看來我們被那個叫美夜子的女孩召集都是因為用了手機,除此之外如果張木易真的是罪犯,也應該用假名,而不應該用真名,對吧,楊先生?”

    我覺得james的話很有道理,他的頭腦很精明,考慮的很周全,他這么一說,讓我多少松了一口氣,但是出于安全考慮,我還是拿了手機去別墅外報警。

    報警的時候我告訴警方說我在網上看到了關于罪犯張木易的新聞,然后我今天碰到了一個叫張木易的陌生人,不知道他是不是罪犯。

    得到了我的消息之后,警方果然很是重視,說會發聯網核查到的身份證照片到我的qq里讓我對比。我當然是第一時間打算去我的房間里打開我的筆記本上網看警方發給我的照片,可是我才剛走到了房間門口,卻碰到了已經徘徊在那里,瞇著眼一臉笑意的張木易。

    “楊老板,那個,不知道你有沒有筆記本電腦,能不能借我用用?”張木易有些不好意思地笑著問我道。

    “筆記本?”

    “對,你知道,我是搞藝術創作的,其實之前我還有一些攝影作品和要上交,也還有兩篇劇本要看,時間有點緊,我又沒身份證,去不了網吧,不知道你的能不能借我一下……要是不方便的話也就算了。”張木易的語氣還真的很誠懇,“剛才我向你綺綺問了要借她的電腦,看她再跟同學聊天,說我可以借你的,你的電腦平時都不太用……”

    聽到張木易的話,我心里不禁有些吃驚,為什么他會選擇在這個時候向我借電腦,難道是他剛才聽到了我跟警察打電話報警?應該不可能,為了防止被他聽到,我是故意挑選了隱蔽的地方,而且james還一直幫我監視著他呢,被他聽到的可能性應該沒有。

    但是出于安全起見,我還是想了想,道:

    “不好意思,我的電腦今天正好壞了,用不了……”但是話一出口我就后悔了,因為張木易立刻關切地問道:

    “壞了?出什么毛病了?我剛好有點懂修電腦,是顯卡還是驅動盤的問題還是零件什么的,要不我看看?”

    “算了,真用不了了,就算能用也已經卡得沒法動了,說實話它是被我砸破的,畢竟是零幾年的老款了。”我隨便找了個借口唐撒過去,語氣也堅決了起來,因為我絕對不能把電腦借給張木易,至少在弄清楚他的身份之前。

    張木易最后只好有些失望而焦急地走了,而我則是回到了房間里,反手鎖上了門,然后打開了我的筆記本的電腦,我家的筆記本電腦是和別墅外四個方向的防盜攝像頭相互連接,一般現在像我家這樣住得比較偏遠的別墅都有配備攝像頭的,主要是為了防止不法分子闖入。

    我很快就登陸了qq,接收了警方發給我的那個叫張木易的罪犯的照片,看到照片后,我卻是松了口氣,因為我發現照片上的那個人和現在在我家里的張木易壓根就不是一個人,警方追尋的那個張木易又高又瘦,面容憔悴,和現在在我家的這位截然相反。

    看到警方的照片,我總算是松了口氣,甚至忍不住笑起自己來,看來真的是我自己嚇唬自己了。

    之后我給雨慧發了一條短信,告訴她不用擔心了,沒什么事情。之后我就洗了個澡,泡了杯茶,在電腦上玩了幾局棋牌游戲,看了一下公司的藥品進口價浮動報表,然后打算早點睡覺好好回想今天一天下來的事。

    躺在床上,我從柜子里拿出了今天才得到的《平凡世界》,想要看看里面的內容,卻發現這本書的封面居然和傍晚的時候不太一樣了。

    封面上,不知道是誰寫了一行字:

    完成度:10

    這是什么意思?

    我一下子從床上爬了起來,擦了擦眼睛,確認上面的字是真的。可是明明在雪綺的生日派對之前我還看過這本書,當事這本書的封面上還明明沒有這行字啊?甚至就連雪綺都看到過這本書當時的封面,是見證人之一。這實在也太奇怪了吧?難不成是用隱形墨水寫上去的,我記得有些隱形墨水在紙上寫字要過一會兒才會顯現出來,說不定封面上這行字就是這么來的。

    可是,看著封面上出現的字,我心里總是很不安,就好像我的身后站著一個看不見的隱形人,時刻盯著我的一舉一動似的,我也突然想到了那個叫美夜子的女孩子說過的話,一個月內征服世界……該不會和那有什么關系吧?

    我實在摸不清封面上這行字的意思,但是我有點不敢再看這本書,就好像這本書無形之中有一種魔力似的,會把我吸入無底深淵。

    就在我心里升起恐懼感的時候,我的房間門突然被敲響了。我嚇了一跳,急忙再次從床上爬起來。

    “誰啊?”

    “爸爸……是我……”外面傳來了雪綺有些困頓而又虛弱的聲音。

    “啊,綺綺啊,這么遲還沒睡?”我急忙從床上下來走到門前打開了門,穿著一件羊絨睡覺的雪綺正站在門口,一頭黑色的秀發略微有些散開,一部分披散在脖子上,雪綺面色有些發白地看著我,眼神看起來也好像有點復雜,不知道是怎么回事。而且讓我奇怪的是,雪綺的手里還抱著一個動漫人物的枕頭。

    “怎么了,都快十二點了,這么遲還沒睡覺?”我訝異地問。

    “睡不著……”雪綺明明一副睡眼惺忪的樣子,然后她表情有點復雜地說,“爸爸……我今天晚上好不好睡在你這里?”

    “睡在我這里?”我有點不太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其實雪綺小時候一直是和我一起睡大的,初中的時候也是睡一個房間,到了高中后的第一個學期下半學期她才自己突然提出來要整理隔壁房間搬過去的,之后她就沒有再和我睡一個房間過,沒想到她今天居然又突然提出了要和我一起睡覺。

    “怎么啦,怎么這么突然?過了個生日,越長越小了?”我笑笑道。

    “不是……我就是……”被我這么一說,雪綺有點臉紅起來,她的耳朵變得紅紅的,然后眼角盯著自己踩在地板上的腳丫子,說,“不知道怎么回事,我總是有點害怕……家里有點奇怪的感覺……”

    “奇怪的感覺?有什么奇怪的感覺?是不是來了陌生人有點不自在?”

    “不是……”雪綺連忙搖了搖頭,“……也不是,就是不太說得出來……爸爸,我感覺……家里好像有鬼……”

    聽到雪綺的話,我先是驚怵了一下,但是很快就忍不住笑起來了。

    “家里有鬼?亂講,綺綺,你說說看,你都幾歲了啊,又不是小學的時候,晚上廁所都不敢去。你是不是上廁所的時候碰到老鼠咬水管的聲音了啊?”

    被我這么一說,雪綺也有點難為情,她兩只手抱著有動漫少女頭像的枕頭,猶猶豫豫地說:

    “不是……剛才我下樓燒水的時候,火突然竄到了墻上,在墻上印出了一小塊黑污,那污漬看起來跟一張人臉一樣,有點嚇人……”

    聽到雪綺這么一說,我更是忍不住大聲笑起來,沒想到雪綺不敢睡覺居然是這個原因。

    “哈哈,這有什么好怕的,開電熱爐的時候不小心緣故嘛。下次小心點不就行了?”

    “可是……還有……”雪綺差不多快哭出來了,“剛才我睡覺的時候聽到樓上活動室里有小提琴的聲音,然后我跑到樓上去看了看……那里根本沒有人啊……”

    聽到這話我倒是有點嚴肅起來了,我家所在的別墅是靠近邊郊的,附近也沒有其他的別墅或者人家,小提琴的聲音是不可能從別人家里傳過來的,可是樓上的活動室里也根本沒有人啊,那里除了一大堆過時熊娃娃、破衣服等雜物等破玩具之外就沒有別的東西了啊。

    “還有就是……”雪綺繼續說道,這一次,她的聲音都有點在顫抖,“剛才我在洗澡的時候,浴室的氣窗上好像有一張人臉的樣子,可是那個氣窗有兩米多呢,一般人不用凳子根本夠不到那么高……我以為外面有人,可是走出去也沒有看到人和凳子……”

    “就這樣啊?”我皺著眉頭,盯著雪綺的眼睛問。

    被我這么一問,雪綺也是有點不好意思起來了,眼睛盯著地板不敢看我了,似乎也知道她說的東西有點荒誕不經了。

    “然后……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剛才我在樓下的時候,閉上眼睛,總是能看到一張模模糊糊的黑白人臉的樣子……好嚇人……”

    被雪綺這么一說,我居然也有點毛骨悚然起來了,尤其是今天已經發生了這么多的怪事,家里真的出什么怪事我都有點會相信了。

    “肯定是你看錯了,算了,我去看看吧,哪個地方?”我披上了外套,跟著雪綺一起下樓去廚房間看了看,找到了雪綺燒開水的那個位置,果然,我在煤爐后面粉白的墻壁上看到了一塊因為火燒過而留下的黑乎乎的痕跡,我知道有時候火太猛了竄到了墻上的確是會留下這樣的痕跡的,乍一看,這塊痕跡倒是和普通的痕跡也沒什么不一樣,但是在雪綺特意的提醒之下,加上點聯想,我卻發現,這墻上的痕跡還真的有那么點像一張人臉。

    仔細看,這張臉,居然是耶穌的臉。

    尤其是廚房的燈有點壞了,一閃一閃的,在忽明忽暗的燈光下,這張人臉就顯得更嚇人了。

    “巧合緣故巧合緣故,這種東西么常常都有的啊,有時候你隨便盯著一棵樹的樹皮看半天都能看出人臉來啊,好了,睡覺去,噢。”我拍了拍雪綺的腦袋,用抹布擦淡了墻壁上的人臉之后就牽著雪綺的手上了樓,雪綺還是有點怕,一只小手一直牽著我的大手,我感覺她的手心里都捏出了熱熱的濕汗,因為雪綺和我的動靜,月子、james和小男孩弗雷修都被我們驚到了,他們因為時差關系還沒有睡意,看到我們問這問那,解釋了一番后他們才肯安然回去。

    一路上雪綺嬌羞地拉著我的手,我突然想起來,自從雪綺上了初中之后,她似乎已經很少這么主動地拉著我的手了,尤其是像現在這樣這么緊得拉著我的手,真的很讓我懷念雪綺小時候和我出門的時候,那時候她什么都不懂,走到哪看到陌生人都緊張地要命,把我的手抓得牢牢的,生怕被人拐騙了似的。

    還記得有一次,我帶雪綺出去買衣服,為了找零錢,我不得不找了好幾家店,后來走著走著不知道怎么就和雪綺走散了,那一次,那時候,雪綺在大街上哭了好久,一直在街道上叫“papa來啊,papa你快回來啊……”,后來很長的一段時間里,她出門都要死死拉著我的手或者扯著我的衣角,真的好可憐又好可愛。

    之后我又順著檢查了一下雪綺浴室外的氣窗,但是也沒發現什么異狀,一般來說,如果真的有人偷窺了雪綺洗澡的話,起床上說不定會有手印、呼吸留下的水漬之類的東西,但是那里都沒有。最后我又去看了一下活動室,那里也沒有什么人或者小提琴,要真有什么小提琴,那么大的玩意兒肯定逃不掉的,最后我還是確定雪綺應該是產生了錯覺,估計是家里一下子住進了太多的陌生人才會有點緊張吧。

    “好了,你自己看,沒東西的吧。哪里有鬼了,早點睡覺了,明天么早點起來,不要因為是國慶節就在家里睡懶覺。”

    “嗯。”雪綺乖順地點了點頭,而且我看她也的確是有點困了的樣子,于是就讓她早點睡覺,不過雪綺說她還是有點怕,還低著頭說,想跟我一起睡。

    “好,也隨你。”我倒是沒有反對雪綺,說實話,和雪綺睡覺,我反倒有些興奮。

    其實以前我和雪綺也是一起睡習慣了,那時候我喜歡抱著雪綺的小腰,兩只手在被窩里肆意地揉捏她那圓滑柔嫩的小屁股和大腿,到了五六年級的時候雪綺就有點女孩子的危機意識,開始跟我分兩條被子睡了。

    而今天晚上,雪綺又抱著她的那條有著機器貓頭像的大花棉被跑到了我的房間里,跟我睡在了一張床上,當然,我們兩個人的被子是各卷各的,這是雪綺為了避免我對她“圖謀不軌”。

    本來我還有點困了,但是雪綺一睡在我的旁邊,我反而是有點睡不著了,我身子縮在被子里,腦袋露在外,心里思緒紛飛,望著天花板老半天,我偏過頭,發現雪綺背對著我,縮著身子,黑黑的小腦袋露在外面,黑色的纖柔發絲散散地落在白色的枕頭上,顯得特別亂。

    比起小時候,雪綺的頭發真的長了很多,都已經披肩了,在學校里都要扎馬尾才行了。

    和雪綺小時候一樣,雖然她已經長大了,可是在睡覺的時候,卻還是不懂得護理好自己的頭發,顯得那么隨性小孩子氣。看到雪綺這樣,我也是忍不住笑笑。

    在班上其他的男生眼里,雪綺一定已經是他們心目中高不可攀的女神了吧,可是在家里,對我來說,她不過還是個沒有長大的孩子。

    真的,除了知道的東西多了一點之外,雪綺的性格、習慣和說話的語氣,真的和小時候一模一樣。而且因為小時候被我關在家里很少出門,家庭狀況又比較優渥,雪綺本身也比其他女孩子更單純無邪很多。

    真不知道雪綺以后會喜歡上什么樣的男生,還有什么樣的男生會追求她,配得上她。

    像這樣和雪綺一起親密睡在一起的機會,還有多少呢?

    多少年后,睡在雪綺身旁的,就是一個取代了我的位置的另外一個男人了吧,他比我年輕,比我強壯,還能帶給雪綺更多的幸福和快樂。

    一想到這一點,我就非常非常的不舒服,心臟都好像在抽搐,甚至產生了莫名的怒意,就好像自己的東西被人給奪走了一般,甚至在我的腦海深處,好像還有一個聲音在怒吼著:

    雪綺是我的,永遠是我的,她已經和我在一起快二十年,和我從小睡到大,我看著她一點一點長大,我從小照顧她,養育她,憑什么以后一個只和她相處頂多才三五年的男人有資格和她在一起,憑什么別人有資格奪走她?!

    這樣的想法甚至差點完全占據我的大腦,讓我沖動之下甚至產生了想要帶著雪綺遠走高飛,去一個倫理綱常管不到的世界過二人日子的念頭。當然,我知道,那是不可能的。永遠不可能。

    我不能只顧我自己,我必須考慮雪綺的想法。對我來說,雪綺真的是我生命里最寶貴的東西,她對于我來說,甚至就是整個世界。外面太大的世界管不著,自從爸爸去世之后,我都是和雪綺一起過日子的,家里就沒有什么其他親人,月子頂多也就偶爾回來住住罷了,但是她真正的家在日本,根本不是這里,總有一天,她也會走的,去尋找她在另外一個國度的伴侶,和他過一輩子。

    然后,我呢?

    我就這樣一個人,孤單地守候在這幢空蕩蕩的別墅里,一個人慢慢地老去,直到頭發花白,兩眼昏花再也看不清雪綺的臉,直到脊背彎曲佝僂,整個人就像風中的沙一樣慢慢飄散嗎?

    越是想,心里就越不是滋味,我也越睡不著,就這樣兩手疊在腦后一直沒睡覺。

    也不知道醒了多久,大概是半個小時吧,我的耳旁突然想起了雪綺呢喃似的輕輕聲音:

    “爸爸……怎么了……睡不著嗎……”

    風一樣細細的聲音在我的耳側響起,我心頭一驚,轉過臉去,卻看到雪綺那黑亮亮的眼睛正在黑暗中盯著我,一副擔心我的樣子。

    “呀,綺綺,你怎么也還沒睡覺啊?”

    “嗯……我也不太睡得著……”綺綺一只手壓在臉頰下,側目看著我,緩緩地嚅囁著。

    “怎么了?有心事?”

    “……”雪綺輕輕搖了搖頭,只是用黑黑亮亮的大眼睛看著我,卻抿著薄薄的小嘴沒有說話。

    “哎,還是早點睡,熬夜對身體不好。”我望著天花板,嘆了口氣道。

    “嗯……”雪綺也跟我一樣轉了一下臉,跟我一起眼睛盯著天花板直勾勾地看。有那么一會兒,我覺得仿佛是一個世紀,我和雪綺就這么兩個人一起傻傻地盯著天花板,就像好像盯著一片浩瀚無垠的夜空一樣,誰也沒有說話,好像在想些什么,又好像什么都沒有想。

    但是,我卻在那一刻感覺到了說不出的幸福感。這種感覺是來得那么突然,那么的莫名其妙,連我自己都弄不清楚那是什么。

    生命,最美妙的地方不就在這里了嗎?

    也不知道沉寂了多久,看到雪綺沒有睡覺,我也是心血來潮,突然把冰涼的左手插進了雪綺在的那一條被窩里,在雪綺柔嫩的大腿上狠狠捏了一把,然后故意怪叫道:

    “哇,怪手來咯,綺綺還不睡覺?!”

    “啊……爸爸你干嘛……咯咯,咯咯咯……再摸,打你,打死你,流氓爸爸,啊啊啊……”

    “喲,綺綺這么兇,還要打死爸爸啊?打死了誰養你啊?”

    “我自己養我啊,呸呸呸……呀……”

    被我冰涼的手偷襲,雪綺忍不住又叫又笑起來,兩只小手急忙抓住我偷襲的大手,不讓我進犯,而我則是彈起一根手指,故意戳了戳雪綺那軟綿綿的小肚皮,雪綺很怕癢,被我用手指一戳,頓時咯咯地笑個不停,最后她發現我力道太大,兩只手一起上還是阻止不了我的咸豬手,只好狠狠地在我的手指上咬了一口,然后用針頭狠狠敲了敲我的腦袋,我才哎喲地叫著縮回了手。

    借著外面的月光,我看到了雪綺那被我弄歡后變得紅撲撲的小臉和合不攏的小粉唇旁一絲黏連著的晶瑩璀璨的口水,那細細的唾液,在淡淡的月光下顯得那么的純潔而又光彩奪目。

    看著雪綺亢奮的樣子,我也忍不住笑了。

    “好了,不鬧了,正式睡覺!”

    說著,我在雪綺的額頭上彈了一記,轉了身,拉過被子,閉上眼睛,裝作什么都不知道。

    我聽到了身后雪綺有些急促的喘息聲,那是我被我剛才給吵急的,過了一會兒后,身后的呼吸聲漸漸平緩了,整個世界都變得那么靜謐,那么的簡單。

    我知道,雪綺睡了。

    我嘆了口氣,也打算就這樣睡下去,只是睡下去之前,我還是始終有一點不放心,于是我隨手拿出了那本《平凡世界》看了一眼。

    但是,當我看到書封面上的那行字,我卻更加睡不著了。

    完成度:13

    原本僅僅只有10的完成度,居然又提高了。

    可是,在這段時間里根本什么也沒有發生啊……

    等等,雪綺生日派對之后完成度提高了10,雪綺和我一起睡覺打鬧后完成度又提高了3……難道說,這本書上的完成度,指的是雪綺的幸福程度嗎?

    書殼上的變化讓我整整一個晚上都沒怎么睡好。第二天早上,把我吵醒的是敲響了我臥室門的月子,迷迷糊糊間,我聽到了月子呼喚我的聲音:

    “哥?哥,起來一下,有點事情。”

    “月子?怎么了……”我睜開眼,看到了穿著黑色的v領長扎著一頭黑發的月子,和平時比起來,月子的臉色不太好看,顯得非常焦慮,月子那精細柔雅的完美臉蛋也顯得很困頓疲倦,好像一個晚上都沒有睡好似的。

    “綺綺昨晚和你一起睡啊?那別吵醒了她,嗯,你先下來看一下吧。”月子皺著柳眉,給我使了個眼色,示意我出去。我隨手裹上了睡衣,有些不太明白地下了床跟著月子躡手躡腳走出了臥室,當我來到了外面的陽臺上時,才發現james、張木易和小男孩弗雷修都已經站在了那里,他們全都齊刷刷地抬著頭望著天空。我也跟著瞇起眼看向了天空,然后,我看到了類似于海市蜃樓的奇怪景象。

    那大概是兩座金字塔一樣的東西,高高地漂浮在天空的中心,但是說是金字塔吧,又總不太像,因為金字塔的底面是正方形,而天空中那東西底面是三角形的,通體雪白,就像是玉吊住而成似的,兩個四面體金字塔對接在一起,就好像一座漂浮在空中的沙漏一樣,那么的美,那么的神圣,好像那里就是天堂。

    “那個是什么東西?飛機?”

    “應該不是吧……這東西好像昨天就在那里了,不過因為昨晚下雨,天上陰陰的,我們都沒看到……今天天晴了,就看得到了。”月子有些緊張地說著,然后抓住了我抓在欄桿上的手,面色復雜地說,“哥,我有點不安……這個是不是和我們昨天碰到的事有關呢?”

    月子把臉湊到了我的耳朵邊上,細聲說道:

    “哥,你說這會不會是……那個叫美夜子的女人在提醒我們什么啊?”

    “美夜子……”想到美夜子,我就有些不寒而栗,整個人的心情都變得壓抑起來。我盯著天空望了很久很久,但是那奇特的物體還是沒有消散,如果真的是飛機,那它肯定是會動的,可是現在它就像是定格了似的掛在天空中央,完全靜止。

    咔嚓。

    耳邊傳來了手機拍攝的聲音,我轉頭,看到那個叫弗雷修的小男孩朝著天空拍了張照片,然后哇哇大叫起來,james湊過去看了看,然后拿過了弗雷修的手機給我們看。

    “楊先生,天空中的這個東西很奇怪,好像只有我們能看到,你看,弗雷修的手機根本拍不下來。”

    我看了看弗雷修拍下來的照片,然后驚異地發現照片里的天空居然和平常一模一樣,原本應該高高漂浮在天空中的奇特物體居然消失了。

    我急忙拿出了我的手機也拍了一段,發現也是這樣,我的眼睛明明能夠看到,但是當我用手機去拍時,天空中的景象就像是被橡皮擦給擦了一樣干干凈凈。

    “除了相機拍不下來之外,好像除了我們之外的人也看不到。”月子小心地說道,“因為我看街上根本沒有路人停下來看天空的樣子。”

    到了這個地步,我突然產生了絕望的感覺。

    我對這個世界都產生了懷疑,就好像我原本認識的世界完全顛覆了,我甚至開始懷疑我過去三十多年來的歲月……難道,我以前一直信以為真的世界都是假的嗎?

    難道我的這個世界真的是被某個上帝創造出來的,我只是被囚禁在里面的玩偶?

    我感到了毛骨悚然,尤其是,我還想到了那個叫美夜子的女人說過的話,她說,如果我不能在一個月的時間里征服世界,不僅僅我們會死,而且,整個世界的末日都會降臨,就像在那個叫無限制自由空間的地方美夜子輕易就把一個宇宙給毀滅了一樣。

    死,我會死嗎?

    世界末日,就要到來了嗎?

    我只是個普通的民眾,我根本沒有什么征服世界的能力,我只想像個普通人一樣好好的過日子,像普通人一樣度過一生,可是,現在,末日卻要來了。

    已經……不到一個月了。

    我的生命,也快到頭了。

    老半天,我才回過神來,左顧右盼確認雪綺不在附近后,我才壓低了聲音,吞了口水,嚴肅地對月子他們說道:

    “這件事,你們別跟綺綺說。”

    之后我想嘗試打個電話問問雨慧有沒有看到天空中的異狀,但是一開手機卻發現短信箱里早就有了雨慧的留言,雨慧的提問很簡短:

    “看得見嗎,天上的。”

    發送的時間是五點十六分,也就是說雨慧早就發我短信了,只是我那時在睡覺罷了。

    “看到了。”我給了雨慧回復,想了想后,我又給她發了一條,“有點擔心,有空來我家坐坐吧?我們商量商量吧,事情有點麻煩。”

    之后很長時間雨慧都沒回復我,估計也一時沒能看到吧。

    之后我又給我認識的幾個同事打了電話,問他們看沒看到天上的景象,他們卻給了一致的回答:

    沒有看見。

    除了我們這些進入過無限制自由空間的人,沒人看得到天上的景象。

    就好像我們被整個世界隔離了一樣。

    “真是太奇怪了。”一直看著天空中的景象半天,我又找出了美夜子發給我的那條短信,想要回復一句,但是每一次回復都是發送失敗,要是可能,我還真想去電信局查一下這條短信的來源。但是想了想,我還是作罷了。在一般人看來,找一則騷擾短信的來源根本沒什么意義吧。

    但是,除了天空中的異象之外,一切都和我平常一樣,整個世界沒有任何的變化,我的生活也依然一如往常。

    月子已經給在巴黎美術學院的同學聯系上,讓對方給她寄護照,james也已經聯系好了送護照的人,按照他們的說辭,他們之前補辦過一份護照,所以多了一份,現在又在別國丟了護照,所以需要寄護照。倒是弗雷修那邊有點麻煩,根據james的說法,弗雷修的家人一直聯系不上,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最后剩下的問題就是張木易,我本來以為他今天就會準備回北京,但是當我準備請張木易吃一頓中飯然后送他去車站,但是張木易卻是笑嘻嘻地搓著手不好意思地問我能不能再在我家里住個兩三天,原因是他是一名藝術創作者兼編劇,現在公司急著找他催稿,他想躲個幾天,把手稿完成后再回去。

    對于這件事,我多少有點擔心,但是想到張木易畢竟是和我一個團隊的,而且他也不是什么真正的罪犯,就還是答應了,兩三天的時間而已,倒也不會怎么樣。作為一個團隊的人,我多少也有些團隊感,要是他離開了我總也會有一種不安感。

    之后的那一整天,我都是在家里度過的。上午天氣倒還是不錯,下午兩三點開始,就又開始下雨了,雖然是國慶,卻也因為心事重重,出不了門。

    于是我索性打掃了一遍家門,而雪綺倒是去馬老師家里補課去了。

    我本想叫月子也幫我個忙,但是當我走到她的房間時,卻發現她居然坐在書桌前,一手托著腮幫子,非常安靜而又認真地在用筆在一本黑色的筆記本上寫著什么,筆桿子不停地在她纖細的手指之間轉動,顯得極為的靈動順暢。

    “月子,你在寫日記嗎?我進來了。”我端著泡好的茶進了月子的臥室,問道。

    “呵呵,倒也不是日記。”月子笑著轉過臉來,臉上的笑容顯得清新淡雅,只是在回想一些事。“進來吧,別忘了脫鞋哦。”

    “什么事?是關于美夜子的?”我試探著問。

    “嗯,差不多吧。”月子淡雅地笑著,細細的發絲遮住了她的額頭,讓她顯得極其的靜美,當我走到月子的書桌前時,才發現月子已經在筆記本上寫了好幾行字。

    “這個是什么?meyoko……?”我用念拼音似的語調問道。

    “嗯,這是昨天那個叫美夜子的女人在無限制自由空間時說的她的名字啦……美夜子不是說嘛,只要有人能夠解開她行為的目的,就能夠脫離這場‘上帝游戲’嗎?所以我就試了試看看……嗯,神樂美夜子……這個名字應該是日本名字呢,神樂也算是日本一種不算少見的姓氏了,神樂可以代表很多東西,既可以代表一種迷信的祭祀降神舞蹈,也可以代表一種樂器,也可以代表‘十一’,在我們日本,十月叫做‘神無月’,而十一月么,是叫做‘神樂月’……我在想,美夜子這個名字里是不是藏著什么玄機呢?”

    “而且,那個叫美夜子的女人的名字發音也讀得不準確啊,一般來說,美夜子這個名在日文里正確的羅馬音應該是miyako,雖然yoru也可以叫做夜,但是直接用yo來簡稱成夜還是很少的……而且明明她用手寫了meyoko,可是她念的時候卻是羅馬音miyuko……也就是說前面的meyoko,應該只是英文的發音了,如果她真的是那么可怕的存在,我想她不會犯這么低級的錯誤吧……miyuko和meyoko……哎,好像怎么說都可以,頭都大了,想不通,呵呵。”說到最后,月子還是無奈地甩了甩她那飄溢順長的秀發,朝我做了一個無奈的手勢,又苦惱地笑了。

    “昨天晚上我就看到你一直坐在桌子前寫東西,你該不會是……一直在寫這些東西吧?”我看了月子一眼,吃驚地問,看到月子有些疲憊的眼神,我似乎知道了答案。

    “嗯……多少算是想了很多吧,我的神色不太好吧對吧?不過主要還是生物鐘的緣故啦……不太想喝茶,哥,能給我倒一杯咖啡嗎?”月子用柔白的手掌托著側臉,有些疲憊地笑著向我要咖啡。

    “咖啡是吧?好。不過早上喝這個不太好吧?”

    “沒關系,對我的生物鐘來說還是法國時間呢。”月子的臉色微微發白。

    于是我就給月子換了一杯咖啡,月子咕嚕咕嚕喝了大半,唇角還帶著點咖啡漬,我指著自己的嘴角給她示意了一下,月子反應過來,及時用手背擦去了唇角的咖啡漬,然后朝著我微微一笑。

    月子舒展了一個懶腰,打了個哈欠,苦笑道:

    “偶爾熬夜還真是夠累人的呢,呼,哥,我想看看你的那本書可以嗎?”

    “那本書?哦,行。”于是我就把我那本《平凡世界》又拿來給月子看了看,月子天生慧眼,聰穎伶俐,眼睛明亮,觀察力很好,給她看看說不定能夠看出些什么來。特別是書的封面上新出現的那個完成度的進度條,我想也許月子會知道些什么。

    “完成度13,哥,這個進度條是什么時候出來的?之前明明沒有吧。”看到我的《平凡世界》的時候,月子立刻睜大了眼睛。

    </br>

    </br>

    Ps:書友們,我是作家楊建東,推薦一款免費小說App,支持小說下載、聽書、零廣告、多種閱讀模式。請您關注微信公眾號:dazhuzaiyuedu(長按三秒復制)書友們快關注起來吧!

    </br>

    </br>
快速时时彩是哪里开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