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三百四十六章 絕處逢生 一
    且現在她不知這男子根底,梁啟不在,最好能利用的人便是蕭奈了。

    她在心中暗暗的嘆息了一聲,原以為終于可以擺脫了曾經的那些困擾,卻不想兜兜轉轉,還是要了卻了一些舊事。

    蕭奈見到那人神色,心中早已經慌亂一片。

    她下意識的后退了半步,搖頭道:“不——不——我不會的,我一定會幫助你,你信我。”

    那苗域的男子只是淡淡的看了一眼蕭奈,請斥一聲,低聲不知道說了一句什么,語速極快,聽起來又不是中原話,只聽得那腰間的牛皮袋子一陣扭動,方才的那條名叫銀焰的小蛇又鉆了出來,這一次,它并沒有吐著信子,朝著禾曦來,而是游到了蕭奈的身邊。

    蕭奈的臉色越發的慘白了,她喑啞暗咬怒道:“蒙耶格爾,你做什么?”

    蒙耶格爾吹了一聲口哨,那銀焰似乎得了指令一般,順著蕭奈的腳踝便爬了上去,蕭奈渾身都好像被冰雪凍住了一般,一動也不敢動,她甚至能感覺到,銀焰盤住自己腳踝的力道。

    她心里畏懼極了,眼眶都紅了,顫聲道:“你這是做什么?”

    蒙耶格爾得意的笑道:“這銀焰可是和我心意相通的,我勸你還是小心些,若是惹惱了,要的你腸穿肚爛,可也沒有人會心疼你。”

    復又轉回身看向了禾曦道:“你說的對,與其冒險,不如將你們都帶回去。”

    禾曦卻不說話,蕭奈見到自己的如意算盤落空,心中惱火,卻因著有一條銀焰在一旁虎視眈眈,只得忍耐了下去。

    一行人,蒙耶格爾伴做奴仆,借用著禾曦的通關文貼,就這樣光明正大的離開了洛城。

    一路上,禾曦依舊是一副游山玩水,觀雪賞景的恣意模樣,偶爾也會和蒙耶格爾閑談幾句。

    蒙耶格爾只覺得她心思單純,被綁架了都能如此沒心沒肺。

    心中也松懈了下來,雖然蕭奈見不得禾曦這般,但是她若是想脫身,或許還不得不借助禾曦的力量。

    她小心翼翼的縮在馬車的一角假寐,禾曦看著已經出了城,望出去都是無垠的皚皚白雪,看久了,便覺得眼睛有些酸痛,便放下了轎簾轉回身,見蒙耶格爾正看著自己,眼神中的打量絲毫不掩飾。

    她微微凝神,問道:“你叫蒙耶格爾?”

    那男子只是冷哼一聲,但是神色卻也并非排斥的,禾曦繼續問道:“看來,你們苗域的姓氏不同于我們中原,可是為何高先生卻——”

    聽見禾曦提起了高遠,蒙耶格爾神色愈發的不屑了,他好似禾曦提起了是什么令人厭惡的東西一般,用生硬的語氣罵道:“也就你們中原人虛偽,喜歡這樣的雜種,他不配有我們苗域人的姓氏——”

    禾曦一怔,看著蒙耶格爾的神色,那種高高在上的優越感,那種不屑和鄙視,絲毫不隱藏。

    禾曦腦中不由得想起了高遠的樣子,那一頭銀發,和文俊的眉眼,她原以為,必然是十分顯赫的世家才能培養出那樣的男子來。

    卻不想,高遠的身世如何,經歷如何,她都無從知曉,時至今日,她才發覺原來她和高遠之間,竟然隔了千山萬水一般,朦朦朧朧,看不真切。

    不過既然能逼得人使了這樣下作的手段,想來高遠對他們的震懾力,也是不容小覷的。

    這般想著,禾曦的心中便放松了下來,或許是苗域對蒙耶格爾太過于信任,也或許是擔心人太多太過于惹眼,竟然只是派了他一個人進京都,不過禾曦倒是聽蒙耶格爾無意中說過,只要過了舜城,便會有人前來接應。

    舜城已然快要出了大厲了,最好的時機便是這幾天,許是蒙耶格爾也知道最關鍵的時候是這幾天,所以看管的也是格外的緊,即便他去睡了,那條銀焰蛇也會盯著她們,只要她們做出什么出格的動作,那銀焰蛇便會立起身子,不斷地焦躁不安的吐著信子,一副隨時要進攻的架勢。

    蕭奈從最開始的氣急敗壞,漸漸的變得絕望,現在她期盼的就是拓跋玥,或者是自己父親派出來的人能早日找到自己。

    但是這個機會顯然隨著他們越走越遠而變得越來越渺茫了。

    她累極了,便躺在一旁的小床上睡了,但是禾曦卻沒有,她只是半倚在床榻上,目光看著窗外。

    有風凜冽的刮過,帶動著窗欞砰砰作響。

    一旁蕭奈的呼吸已經漸漸的均勻了,想來是睡熟了。

    如意被蒙耶格爾關在了隔壁,而禾曦身邊的人,其中一人,被禾曦留下了,只為了能給梁啟通風報信,而另外一個人,被蒙耶格爾下了蠱,只要動用內力,便會遭到蠱蟲的啃食,痛不欲生。

    現在禾曦也只能靠自己了,她不止要逃跑,必須也要解決掉那銀焰蛇,畢竟這蛇古怪的很,既然能尋到氣味找到自己第一次,便會有下一次。

    禾曦耐心的等著,窗欞不知道什么時候,露出了一個縫隙來,有寒風卷著霜雪透了進來,蕭奈嘟囔著一聲,蓋緊了被子,整個人朝著床榻里面縮去,禾曦隨手扯過一旁椅子上放著的大氅,然后便一動不動的盯著那蛇。

    室內的溫度越來越低,禾曦覺得自己的手已經有一絲絲僵硬的痕跡了,蕭奈雖然不滿,但是這一路上,蒙耶格爾帶著她住過破廟,想必于那樣的環境,這客棧有床有被子,雖然冷了些,卻也不是不能忍受。

    禾曦算著時間差不多,便朝著那銀焰看過去,之間都那條銀焰,精神有些懨懨的,頭上那火焰的痕跡也淡了許多,禾曦走下床,從長靴中摸出了一樣東西。

    是一把精巧的匕首,手柄處還有紅寶石借著月光閃著細碎的光暈。銀焰似乎想阻止禾曦,但是不知道什么原因,它看向禾曦的神色漸漸的變得畏懼了起來。

    或者說,它是畏懼禾曦手中的那把匕首,好似那上面有什么東西,不斷的震懾到它一般,它不自覺的俯低了頭顱,只是尾巴不自覺的甩動著。

    這是禾曦想也未想過的,她起先發現,蒙耶格爾只要在他醒著的時候,就會將那厚重的牛皮袋子貼身放著,將銀焰收回去,即便是晚上讓銀焰看著他們的時候,也關緊了門窗,然后在屋內生一個炭火盆。

    原以為是擔心她們逃走,但是無意間,禾曦發覺,白日里銀焰的精神好像不怎么好,只有鉆進了牛皮袋子,才算是好一點。

    她便知道了,即便是銀焰再如何不同于野外的蛇,終究擺脫不了習性,怕冷。

    正常的蛇類,冬日里是要冬眠的,雖然銀焰沒有,但是寒冷的天氣終究是有些影響的。

    但是至于為何銀焰會有這樣的反應,禾曦蹙眉看向了手中的匕首,忽的想起了什么。

    這匕首,拓跋玥曾用它斬殺過燭龍。

    怪不得,禾曦心中暗喜,見到銀焰不動,便提著匕首,朝著銀焰靠近了。

    銀焰俯的更低了,隨著禾曦不斷靠近,越發的覺得不安了。

    它似乎是想逃,但是那匕首上的氣息,讓他畏懼。

    禾曦屏住了呼吸,看準了銀焰的七寸,手起刀落快速的刺了下去。

    然而未等到那匕首觸及到銀焰,卻被一雙手從斜刺里伸出來攔住了。

    禾曦心中一沉,以為是驚動了蒙耶格爾,抬起頭便對上了一雙晶亮的眸子。

    竟然是陸然——

    他見禾曦認出了他,便做了一個噤聲的手勢,銀焰趁此機會,竟然飛速的朝著門口逃竄而去,陸然暗叫了一聲不好,隨即不知道從懷里掏出了什么東西,朝著那銀焰灑了出去。

    然而已經晚了,陸然當機立斷道:“不好,我們要趕緊走——”

    禾曦蹙眉,想到隔壁房間的如意,便執拗道:“不可,我若離開,如意必然有危險——”

    話音未落,便聽得一個惱怒的聲音出現在了門外道:“離開?今日你們誰都別想離開,敢動銀焰的主意,怕是我只能提著你們的人頭回去復命了——”

    蒙耶格爾陰測測的一字一頓的道,本就不順利的中原話,此時越發的顯得詭異古怪。

    眾人鬧出的動靜,終于驚動了床上的蕭奈。

    屋內并未點燈,只有稀疏的月光,勉強的能看見眼前的景象,她看見禾曦身邊站著一名男子,背影高挑,道是有些熟悉。

    見到蕭奈醒了,陸然微微蹙眉,扯下了一處袍角,系在面前,他現在還不想讓蕭奈認出自己。

    禾曦也知道今日的事情不能善終了,只能拼個魚死網破。

    未等到陸然上前,蒙耶格爾便動了,只見到他雙手合十,不知道嘴里念叨著什么,隨即只見到他從腰間抽出一柄小銅刀,眼神一狠,硬生生的劃開了一道血粼粼的傷口,有鮮血滴答滴答的掉落在地板上,陸然暗道:“不好,他要以血為引毒蟲了——”

    果不其然,一股淡淡的血腥味漸漸的彌散開來,腥甜難聞。

    </br>

    </br>

    Ps:書友們,我是柒姑娘,推薦一款免費小說App,支持小說下載、聽書、零廣告、多種閱讀模式。請您關注微信公眾號:dazhuzaiyuedu(長按三秒復制)書友們快關注起來吧!

    </br>

    </br>
快速时时彩是哪里开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