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三百八十六章 失落的家伙
    轟隆隆——

    雷聲越來越密集,一場大雨忽然降下,隱藏在集裝箱旁的托爾咧嘴一笑,他喜歡雷電,旋即突然沖出,直奔前方那臨時搭建的通道入口跑去。

    “報告,有人硬闖入通道,想要進入中心區域!”

    “我這邊沒看到!”

    “在第一象限內!”

    神盾局探員們圍追堵截,但托爾力量很大,一般探員根本攔不住他。

    “所有人都到第五通道去,入侵者在那邊!”菲爾特工拿著對講機呼喊道,臉色有些焦急。

    “報告,這家伙力量很大,根本攔不住!”

    “林恩!”菲爾特工看向林恩。

    但林恩卻不疾不徐,笑著說道:“菲爾特工,干嘛那么緊張,那錘子又沒人能搬得走,為什么不看看他到底想干嘛?”

    “可是如果他身上攜帶有什么危險爆炸物……”

    “那樣的話,恐怕我們現在早就上天了!”林恩笑道,“聽我的,叫所有人不要阻攔他,看他到底想干嘛,有我在他還能上天不成?”

    轟隆——

    雷聲越發的響亮,雨也越下越大。

    菲爾特工沉吟了許久,旋即對著對講機說道:“不要阻攔那個家伙,看他想干嘛?”

    得到了命令,探員們沒有繼續追擊,而托爾也已經沿著通道沖到了雷神錘所在的中心區域。

    “他到底想干什么?”所有人都盯著監視器,想要看看這個瘋了一樣沖進來的家伙到底想干什么。

    傾盆大雨不斷的落下,傾灑在雷神錘上,天空中雷聲不斷,托爾看著自己的雷神錘,眼中露出了興奮之色,他走到了錘子旁,伸手握住了錘柄,剛想提起卻發現自己竟然提不動那戰錘。

    托爾面色一變,這是他的錘子,他怎么會拿不起來,他立刻雙手握住,使出渾身力氣,想要拿起戰錘,卻發現錘子紋絲不動。

    “啊——”托爾不甘的怒吼著,但任由他怎么用力,那錘子依舊紋絲不動,指導這一刻他才意識到自己失去了神力,自己已經成為了一名凡人,他父親收回了他的力量。

    托爾憤怒的抬起頭,看向那電閃雷鳴的夜空,仰天怒吼道:“WHY——”

    他不甘心,也想不明白,為什么父親會這樣對他,為什么要收走他的神力。

    砰——

    托爾絕望的跪倒在了戰錘面前,雨水順著他的頭發和臉頰滑落,也不知道是否還參雜著他不甘的淚水。

    看到這一幕,菲爾特工沉默了,房間內的其他工作人員也是面面相覷,他們不知道發生了什么,不知道為什么這個家伙會因為拿不起這個錘子而如此懊惱,如此憤怒。

    畢竟那錘子真的很重,根本沒人拿得動。

    或許在這里的所有人中,就只有林恩一個人清楚托爾內心的想法,這個天神二代和富二代托尼差不多,都是個需要經歷些磨難才能長大的孩子。

    這是他們成為超級英雄前必須經歷的磨難。

    “好了,現在可以動手了!”林恩起身說道,菲爾特工立刻拿起對講機說道:“搞怪秀結束了,將他抓起來!”

    幾名探員沖了進去,迅速的將托爾擒住,此時的托爾心灰意冷,已然沒了反抗之心,被那些探員們押送到研究中心內的一間房間里。

    托爾坐在椅子上,失魂落魄的低著頭一言不發,仿佛一個被父母一起的孩子,茫然無措。

    菲爾特工走了進來,看了看那渾身是泥的托爾,沉聲問道:“你剛剛一個人打傷了我們很多探員,你知道嗎,他們都是世界上最頂級的探員,但他們在你面前卻不堪一擊,真是讓人很震驚。

    依我的經驗,你那樣的身手,一定是受過專門訓練的,告訴我你在哪里受過訓練的,巴基斯坦?車臣?還是阿富汗?”

    托爾還是一言不發,仿佛壓根就沒有聽到菲爾的話,他此時還處在那種失去神力的打擊中,根本沒心思聽那些完全聽不懂的話。

    “感覺你很像一名傭兵,在南非服過役嗎,很多大財團都會花重金雇傭你這樣的傭兵,說吧,你到底是誰?”

    托爾終于抬起了頭,但依舊沒有說話。

    “我們一定會查出你的來歷,這個我們很在行!”菲爾繼續說道,但他手機忽然響了,菲爾看了一眼,旋即說道:“別亂跑!”

    說完,他便走出了房間,但房門剛剛關上,一個人影便不知道從哪里冒了出來,仿若幽靈一般,出現在了房間里,面無表情的站在托爾身前,看著他。

    “洛基,你來這干什么?”看到自己的兄弟,托爾那黯然的臉上終于恢復了神彩。

    “我覺得必須來看看你!”洛基語氣沉重的說道。

    “怎么了,是和阿斯加德有關嗎?”托爾問道,“洛基,讓我跟父王解釋解釋好嗎?”

    “父王……死了!”洛基聲音沉重的說道。

    托爾面色一變,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你說什么?”

    “關于你放逐這件事,關系到一場戰爭,風險太大了,這只能怪你自己,我知道你愛父王,我曾試著跟父王解釋,但他不聽!”洛基說著,但信以為真的托爾痛苦的流下了淚水,他接受不了自己沒有神力這個殘酷的事實,更接受不了父親去世的噩耗。

    “奪走你的神力這很殘忍,我能夠理解。如今父親也不在了,國王的重擔落在了我的頭上!”洛基繼續說著。

    “那我能回家了嗎?”托爾近乎哀求的看著洛基。

    “那場戰爭的停戰協議,就包括永遠的將你放逐,不準返回阿斯加德!”洛基一字一句的說道。

    這些話就猶如一道道晴天霹靂,轟擊在托爾的腦海之中。

    “就沒有其他辦法了嗎?”托爾祈求著。

    “母后也同意這個禁令!”洛基說道,徹底摧毀了托爾心中的最后一絲希望。

    “得與你道別了,兄弟!”洛基一臉同情的看著托爾:“我感到很抱歉!”

    “不,該說抱歉的是我!”托爾對于洛基的話沒有半點懷疑,心中內疚無比,“感謝你能來看我!”

    “永別了!”洛基轉過身去。

    “再見了!”托爾說道。

    “再見?我才剛進來啊?”打完電話的菲爾特工又走了進來,一臉不解的說道,但他并不知道,洛基其實剛剛就在他眼前。

    “你考慮的怎么樣了,有什么想和我說的嗎?”菲爾繼續問道。

    托爾再次地下了頭,默默的擦了擦眼角的淚珠,依舊沒有開口說話。

    “長官,有個人說認識這個家伙!”一名特工敲門走了進來說道。

    “帶我去見他!”菲爾特工說道。

    ……

    </br>

    </br>

    Ps:書友們,我是七年零七天,推薦一款免費小說App,支持小說下載、聽書、零廣告、多種閱讀模式。請您關注微信公眾號:dazhuzaiyuedu(長按三秒復制)書友們快關注起來吧!

    </br>

    </br>
快速时时彩是哪里开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