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分離 10
    正在朝著白吟沖來的黃毛根本就就沒有發覺一把木刀朝著他的肚子砍來。

    “噗”的一聲,黃毛被劈中肚子,直接吐了出來,而手中的匕首也掉在了車上。

    那木刀的主人正是毒島冴子,正在擦木劍的毒島冴子看著朝著白吟沖去的黃毛在跑到她身邊的時候,毒島冴子直接一劍不輕不重的劈在黃毛的肚子上。

    同時毒島冴子看黃毛的眼神也變得厭惡起來,雖然這一次是毒島冴子救了黃毛。

    沒錯就是救了黃毛,如果毒島冴子不用木劍劈中黃毛的話他的下場可能只有死。

    畢竟他要面臨的是能把怪物如同螞蟻般捻殺的白吟。

    白吟看了一眼倒地的黃毛后,就是深深的看了毒島冴子一眼之后就回到了座位繼續閉目養神。

    過了一會黃毛緩過來后,慢慢的起身回到自己的座位,同時憎恨的看了毒島冴子一眼。

    在大巴進入城市后,白吟道“鞠川老師停車吧”。

    聽到白吟的話的鞠川靜香停下大巴轉過頭對著白吟道“怎么了,白吟同學”。

    白吟看著鞠川靜香笑道“沒事,我只是感覺坐在大巴里太沒意思了,所以我想下車呢”。

    說著白吟走到大巴門前,打開車門走了下去,而坐在白吟身邊的高城沙耶最多也就愣了一下也跟著下了大巴。

    坐在大巴上的宮本麗則是左右為難,最后下定了決心也跟了下去,毒島冴子則是在白銀下車后也跟了下去。

    鞠川靜香看到下車的幾人急忙接在寄在身上的安全帶道“哎,你們等等我呢”,說著急忙跑下來大巴。

    至于剩下人則是害怕,雖然跟在白吟身邊很安全但是他們更害怕白吟這個殺怪物狂魔會殺了他們,所以沒有下去。

    白吟下車后看著跟著下來的幾人只是笑了笑,因為這和他意料中的一樣。

    至于毒島冴子,白吟最多也就多看了一眼,因為他知道她根本翻不起什么大浪。

    夜晚,白吟帶著四女來到一家賓館。

    白吟解決掉賓館里的喪尸后對著四女道“好了,你們一人找一個房間,最好是挨著的這樣發生什么事也好以最快的方式聚集”。

    四女聽了,紛紛在二樓找一個房間,而白吟也是在二樓的窗臺上欣賞著天上的紅月。

    凌晨,白吟站在窗臺上拿出一瓶飲料一點一點的喝著。

    這時一道身影在他的身后慢慢的朝著他靠近,在距離他一米的時候白吟直接拿起靠在一旁的太刀架在來者的脖子上。

    白吟頭也不回道“你來做什么”。

    毒島冴子楞楞的看著架在自己脖子上的刀,然后聽到白吟說的話并沒有回答,只是靜靜地看著白吟會想著什么事情。

    白吟沒有聽到毒島冴子的回答沒有理會只是再次喝一口手中的飲料。。

    至于毒島冴子則是越想以前的事越覺得委屈,她就這樣任由白吟把刀架在她的脖子上最后委屈的哭了起來。

    白吟聽到身后若有若無的哭聲,急忙轉頭就看到已經淚流滿面的毒島冴子。

    </br>

    </br>

    Ps:書友們,我是血之淚傷,推薦一款免費小說App,支持小說下載、聽書、零廣告、多種閱讀模式。請您關注微信公眾號:dazhuzaiyuedu(長按三秒復制)書友們快關注起來吧!

    </br>

    </br>
快速时时彩是哪里开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