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搏戰半圣
    楚云的后方,那半圣高手王元已經是來臨,先前的逃跑是出其不意,現在再想避開王元基本上是不可能了。

    “你小子逃跑的手段極多,也不知道手底下有沒有什么厲害能力,可惜你的修為實在太低,六級后期,哈哈,和我相差的不可以道計!”六級和半圣,相差幾乎是兩個大層次了。

    “我修為的確低下,不過你也未必能夠輕易將我對付,何況你的周身已經衍生出一團團的變數了。”楚云火眼的察覺力極其的高明,立刻看到,在王元四周,那些霧氣開始涌現起來,一個個強大的霧陣獸變幻出來,還夾雜著一些霧人,似乎要將王元整個人淹沒而去。

    “真是天助我也,看來這些霧陣獸霧人也不是毫無用處,我們繼續逃離此人!”楚云一股意念傳達到了腦海深處,現在能夠交流的也只有那黑暗半神的靈魂了。

    “沒有用的!”黑暗半神一口否決,“他是強大的半圣存在,你先前難以做到的事情對于他來說可不是什么難事!即便是有一群,也做不得太多的阻礙!”

    周身幻化出來的一群霧陣獸霧人,每一只霧人都是七級實力,每一頭霧陣獸也都是九階魔獸的存在,而且這數量極多,起碼有二三十來頭。

    不過這一切,那王元竟然絲毫不在乎,他的目光緊緊地盯著楚云,防止他再一次逃跑,這也隱隱說明即便是他王元,想要追逐突然逃遁的楚云,也不是一件過于容易的事情。

    “不要再有想逃跑的想法和心思,我的周身也什么都沒有。”王元語氣一下子變得傲然,那一圈的霧陣獸霧人一個個竟然開始崩潰起來,所有的霧氣連接也是在一瞬間溶解掉,被一種特殊的強大能量和風斗氣的威力。

    “原來是這樣!”楚云的火眼一直在觀察,已經是看出了端倪。

    “沒錯,對于這霧陣獸或者是霧人,‘勢’的作用非常之力,有著極大地溶解削弱的力量,要是我有肉身,同樣可以做到剛才一幕,只是時間方面要多消耗一些,你現在可不是欣賞的時候,趕緊想想怎么在此人手上活下性命,即便你運氣好毀壞了我半神的肉身,可這王元,作為一位后期半圣,強大的卻是身體,靈魂強度也不在我之下。”黑暗半神語氣中雖然說的是情況惡劣,可并沒有太過于透露出那份絕望,因為他知道楚云這家伙不能用常理來推斷,既然自己半神能夠栽在他的手里,這王元即便是半圣也未必能夠擊殺楚云,甚至還要吃虧。

    看到楚云竟然不跑,那王元心中也是有幾分詫異,“恩?你果真是知道跑也是無用,那就乖乖獻上你的人頭吧,你今生的錯誤就在于有了莫爾西這個前輩,去地下詛咒他吧!”

    王元全身上下,散發出一股股殺氣,洶涌而來,面對一個六級小家伙,倒是沒有太過在意,即便他的前輩是強大的風魔莫爾西。

    一股凌厲的強大風力吹拂過來,四周那堅實的霧氣都是被吹得面目全非,潰散開去,要是吹到人的身上恐怕也得千瘡百孔。

    楚云面對這半圣還是不敢怠慢,記得當時在冰火海段遇到的白英僅僅是初入半圣就難以抵擋,這近乎一年的時間楚云的實力雖然漲幅不小,可王元比起那王英又要厲害兩個檔次,他可是半圣大成,距離成圣可以說是真正的僅僅相差半步。

    這一手揮散出來的風之力量非常強大,還透著無比厲害的虛勢,就差一步,便可以化成真實氣勢,那就絕對可以將楚云完完全全鎮壓下來。

    不過楚云也不懼怕,也不是沒有和半圣交手的經驗,一道冰火之力透體而出,并不與那風力作正面比拼,而是將那股凌厲的風勢給打偏了方向,引去了一旁的濃濃霧氣里。

    王元虛勢大開,對于楚云影響也不是很大,楚云這個怪胎,可不能用常理來推論,火旋奇境荒炎蒸勁一出,整個人的活性立刻加大,一股股白霧內斂其中,整個人透出一股紅潤的光澤,非常耀眼。

    即便是強大的虛勢,也只能隱隱壓住楚云兩三分勢力,而且由于是圣的氣勢,楚云感覺自己體內冰斗氣火斗氣的運轉顯得緩慢了不少。

    神的勢對于魔法力的壓制力較大,圣的勢對于斗氣運轉壓制要突出許多。

    虛勢一開,那半圣也發現了巨大的問題,單單是楚云能夠自由活動就讓他有一種氣血上沖的感覺,原本冷酷的表情上,閃爍過許多驚訝的神情,好像對于這樣的情況,就算是夢中也是難得一見,差一點都是懵了。

    “這,這是怎么回事,他的修為難道隱藏了許多?受我虛勢影響如此之小就算了,還能化解我隨意一擊?”就連王元自己也開始懷疑自己的判斷,因為在他的印象中,不要說一個六級后期,就是七級后期都不會給他這種感覺。

    畢竟是半圣高手,很快就冷靜了下來,“這家伙或許是莫爾西從哪里撿到的寶貝,他的實力只有六級后期沒錯,即便是我的虛勢削弱不了他多少實力,也無所謂,在我面前,他不過就是一只螞蟻而已。”

    這一片霧氣里,彌漫著極其濃烈的殺意,王元這一次真正出手了。

    “地級七階風系斗技,虎型風拳!”王元氣勢一張,雙手凝風成型,在這茫茫霧氣中,一只完全由風斗氣凝結而成的綠色巨虎猛然出現,四周那一片片的白霧都開始四散逃逸,附近這一片地方恐怕短時間內都無法幻化出什么霧陣獸了,因為就連霧氣都是完全消散,只有地面上那硬如堅石的霧氣還在那里,并不受這風之巨虎的影響。

    那綠色的巨虎栩栩如生,張牙舞爪飛馳過來,四周的空氣都是被割裂的陣陣動蕩起來,巨虎全身每一處都極其的鋒銳異常,如同那開封的寶劍,呼嘯而來。

    “雙疊火,凜極冰!”楚云分毫不懼,一冰一火兩種七階斗技施展開來,濃烈的火炎和寒冷的冰威與那風虎激撞上去。

    三種能量化成一股巨大的風暴,席卷著附近的云霧,那能量風暴呼嘯起來,好像兇獸,割人生疼。

    這一回合的交鋒,只見到楚云飛躍而起,被這股能量吹風老遠,甚至可以看到身上一些肌膚都流出血來,是被那風之力割破的,還好只是一些外傷,并沒有太大影響。

    “我以半圣之威全力施展地級斗技,這家伙竟然可以抵擋住,先前他那兩招似乎也是地級以上的斗技,還是一冰一火。可我還感到他體內又存留著一股不弱的風之力量,三系修煉者么,這可真是難得,不過今日過后,那莫爾西就要為你的死而感到莫大的悲哀了,看我這一招!”

    楚云此時也非常謹慎,畢竟和半圣高手搏戰,稍不小心就會鑄成大錯,他的火眼一直是開啟在最大狀態,觀察著四周的一切。

    “風之力又變了,似乎有更加猛烈地攻勢將要襲來,我已經避無可避了么,也好,看看我現在的潛能極限可以去到何種地步,半圣,就算是圣我也不懼!”楚云這一刻爆發出巨大的戰意,整個人的氣息都是調整到了最高。

    “要是再給你個十年八載我都不敢說必定能夠擊殺你,可現在,卻是我斬草除根的時刻,我不會給你繼續成長的機會。記住這一招的名字,風系八階斗技——真·疾風波!”

    八階斗技,加上半圣級別的高手施展,真的不能僅僅用一個可怕來形容,楚云要接下這一招,恐怕要使出更為厲害的箱底。

    “呼啦呼啦!”四周風聲大作,什么霧氣都消散的一干二凈,楚云的火眼視野中,一道綠光,快如閃電,從王元雙手之上發出,可怕異常,他甚至可以感受到那一股綠光風力波所過之處,就連空氣都為之顫抖。

    “好可怕,我的全身都在顫栗,背脊都發涼了!”楚云這時候卻是笑道,并沒有露出絲毫害怕的表情,也沒有表現出要躲閃避開的行徑。

    “你小子還不快跑,這東西要是從你身體中穿過你就會消失殆盡了,想不到這王元已經是用上了絕招。”黑暗半神都被楚云一動不動的姿態給嚇到了。

    同樣,那王元也是大感吃驚,楚云這樣一動不動,只有兩個可能,要不就是知道避開也是無用,要不就是還有著更為厲害的防護手段,聽著楚云那開懷的大笑聲,王元眉間竟然隱隱的泛動起來。

    “八階斗技,給我出來吧,爆炎震拳,冷靈骨手!”楚云大喝一聲,兩種一冰一火的八階斗技竟然施展出來,當日那洪炎團長就是給了他六種地級斗技,七階兩種,八階兩種,九階兩種。

    楚云雖然天資驚人,不過那兩種九階斗技,焚龍爪和凝鮫勁太過高深,即便是現在的楚云也發揮不出十之三四,倒是爆炎震拳和冷靈骨手算是掌握了七七八八,這一次也終于是正式拿來對敵。

    半圣,還是要執意殺死自己的半圣,楚云也不能再繼續吝嗇了。

    只見楚云的右手化為一個好像熔巖凝固的拳頭,那一滴滴的火炎散發出的溫度,可怕異常,四周的霧氣也被蒸發一空。再看楚云的左手凝結出一道冰爪模樣,那冰藍色氣息外放出去,都叫那遠處的霧氣一陣陣的顫抖起來。

    “他媽的,你到底是什么來頭,絕非一個小小傭兵那么簡單,這種境界表現出的實力,即便是我南風帝國年輕一輩第一天才風之圣子莫無風也未必可以拿得出來。”腦海之中,那黑暗半神大驚失色的傳達出意念。

    不過要說最吃驚的,首當其沖要數那半圣王元,一雙眼睛睜得很大,好像可以裝下核桃,整個人都愣了。“這是?兩種八階斗技的特殊能量,不可能,不可能,不可能····”王元一臉的吃驚,對于楚云突然施展開來的強勢,他作為一個堂堂半圣高手,被驚訝的說話都是語無倫次,好像看到了極度不可思議的東西存在。

    爆炎震拳,冷靈骨手,一熱一冷兩股強大的力量凝結在楚云的雙手之上,楚云的整個表情都變得毫無畏懼,你有風系八階斗技真疾風波,我更有一冰一火兩種八階斗技,級別上不弱,數量上更是兩倍,唯一差的就是自身的境界。

    “什么真疾風波?爆炎震拳,給我打爆焚燒它,冷靈骨手,給我凍結撕裂它。”三種強大的力量混在了一起,轟隆隆隆,這一片局域都開始劇烈的抖動起來,好像受到了極大的驚嚇一般。

    堅實的霧氣都全部逸散,只有地面的霧氣還凝結在那里。

    “這混小子簡直就不是人!不過只要我真的吞噬了他的靈魂,奪得了這幅身軀,以后我的道路可以成長的更遠,這是一次巨大的機會,只要把握的好,我的未來可就是一片光明,哈哈哈哈···”楚云和王元激戰之際,那黑暗半神暗暗細想,覺得楚云的身體雖然要完全占據有著不小的難度,可一旦的手,那絕對是一本萬利的買賣。

    這些,楚云并不知道,他現在所知道的,就是要將這位攔路虎給拔掉。

    “可惡,一個六級小鬼也能讓我難以收拾,這要是傳了開去我王元的臉面放在哪里?而且這家伙竟然這種修為能把八階斗技發揮到這個地步,天賦的確是驚人,無論是你是不是莫爾西的親戚,你都不能存活了。”王元越戰越驚,他要不是修為高出楚云幾個檔次,同境界下,怕是一個回合都走不了,他也不知道楚云還有兩種連他都是沒有的九階斗技,要不是那兩種斗技需要的悟性太高,楚云現在施展開來的威能還比不上八階斗技的強大,所以沒有動用,不然那王元怕是可以直接一頭向下撞死算了。

    甚至,楚云還有一種能力也是沒有動用,那就是火旋奇境荒炎蒸勁的第三種狀態。

    第一種狀態利用內火升溫加能令體表冒出白霧,第二種是將霧氣回首利用熱霧在體內再次升溫加能提高戰斗力的狀態就是白霧內斂,第三種狀態···還沒有施展!

    “看來我的境界是太低,不然不會處于這種膠著的狀態,一般修為和我同等甚至高我一些的對手我都可以靠著自己的特殊瞬間擊敗,但這半圣畢竟是領悟了勢力的強者,本質已經和我有了一些變化,很難對付。”如果現在的對手是王英,興許能夠輕松許多,可這王元不僅僅是半圣,還是那種強大的半圣,這就讓楚云難以應付了。

    而且楚云也開始慢慢注意到一些事情,比如那王元背后,那一柄虎口大刀散發出的鋒銳光澤可不是一般的精純,那絕對是一柄強大的戰器。

    “嘿嘿,你注意到了么,這王元背后的那刀,興許比不上你那根火紅色的棍子,但絕對比起你那根靈器法杖要強大許多,乃是一柄下品圣器,虎牙刀!”黑暗半神似乎知道楚云在注意什么,提醒他說道。

    “我再告訴你一個秘密,想不想知道?是關于萬刃閣高層情報的,反正你現在自曝自己是莫爾西的晚輩,除非你今天能夠徹底的消除這半圣王元,否則你在這南風帝國還想做什么事情可就是難上加難,他們萬刃閣這幫人可是極具報復心理,你一惹上就沒完沒了,至于其中的高手也是整個南風帝國所有勢力中數一數二的,恐怕只有那拉古圣閣可以壓其一頭。”

    “哦?萬刃閣高層情報,你想說就說,我也不知道你說的是真是假,而且現在可沒有閑情聽你瞎扯這些,沒看到那半圣還活蹦亂跳的么?”楚云現在可不愿意分心,沒有在意黑暗半神的話語,所有的注意力都要盯緊王元,否則稍微出錯,就很危險,難以彌補。

    可黑暗半神也不理會楚云,還是在傳達出一份份交流意識。

    “我和你說啊,這萬刃閣可是一個超級大勢力,主要是分為八個器門···”黑暗半神一句話沒有說完,楚云和王元又是一陣陣廝殺,互相拼斗了數招,都是全力以赴,沒有絲毫退讓,就是一心一意的要置對方于死地。

    地面上可不僅僅只有那霧氣的白灼,還開始滲透出一股股血腥氣味,漸漸的加重,這自然是從楚云和王元身上流出來的鮮血。

    “有劍門,刀門,槍門,棍門,鞭門,錘門,暗門,杖門!”黑暗半神那意念繼續一股股的傳達出來,完全沒有在乎楚云是在聽還是沒在聽,對于那萬刃閣,這黑暗半神似乎知道的并不僅僅這些。

    隨著鮮血的增多,加上兩人激斗的劇烈,甚至那黑暗半神似乎也介紹的興奮,沒有人在意一些東西,比如那堅實霧氣下面,一些非常微妙隱隱涵蓋著**和本能的嗜血般的聲音流動在漸漸的起伏,擴散,仿佛因為一些東西找到了獵物,尋到了目標,正在奮力的突破一些障礙,卻沒有人在意。

    “這八門的最高層都是一個門主和兩位副門主,你眼前這王元就是刀門副門主,也簡稱副刀主,先不說每一位門主就起碼要是神或圣的勢力,就算是副門主也只能是那些半圣半神的存在,才有資格坐擁這種位置。而且,據說每一位無論是門主還是副門主,都有一柄圣器,尤其是八位門主,那都是上品圣器的貨色。”

    “小子,去死!”一陣陣不耐在王元的臉上表現的越發濃厚起來,和一個六級毛孩子戰斗竟然沒有占到什么便宜,對于一位身居高位的半圣來說,可不是一件什么光彩耀人的事情。

    楚云的臉上卻是凝重,隨著王元一次次猛烈的風系攻擊,他已感到分外吃力,雖然擁有兩種八階斗技,可并不能完完全全的發揮他們的威力,境界也是相差太遠,不過他現在這個成績也是相當不錯了,可并不滿意,他要更加強大的力量,這點力量根本不夠看,超越半圣這種的目標可不是楚云想要的,要完成一些事情必須擁有更加強大可靠的實力。

    能和這王元一戰,他并沒有什么開心的,一想到自己兩位爺爺被人陷害,對方是雄親王,手底下,不說半圣半神,就算是十級強者都不是沒有,那種勢力就算是一般的神圣都是無法匹敵。還有上次在冰火海段遇上的銀發少王,人家同樣年輕,可實力能,都不能僅僅用什么天才,妖孽這些話語來描述,看人家斬殺圣獸,無視自己的生死,那是怎樣的氣質,那才是真正有天賦的人,楚云看到都感到一陣陣自卑油然而生。

    為了在未來消除勢力阻礙,徹底磨滅自卑的心境,楚云知道自己現在的成就還是遠遠不夠,四大帝國,他已經將他的眼睛看向了那東全帝國的超級精英們,那才是自己要超越的真正目標。

    四大帝國,說起來也就是東全帝國,楚云沒有領教過了。

    “把你背后的刀拿出來吧,只是赤手空拳你可殺不死我,同樣我也殺不死了,所以我也要拔出武器了!”楚云手掌之上,一根紅色棍子冒了出來,那劇烈的火焰氣息,分外炙熱,最為重要的是這棍子散發出強大的圣器威能,似乎壓制一切戰器,甚至那副刀主王元背后的虎牙刀都開始顫抖起來,隱隱有著幾分懼怕,他這虎牙刀也是圣器,不過只是下品。

    “這,這是什么棍子,就算是棍主的武器都未必比這根厲害,比起我的虎牙刀品質都高出不止一籌,這是上品戰器么,哈哈哈哈哈,想不到產出一個禍患還能得到上品戰器實在是太美妙了!搭檔,連你都害怕么?”看到楚云露出來的上品戰器炎隱棍,王元煞是興奮,好像楚云的東西已經是他的一樣了。

    楚云卻是嘲笑道:“你莫不是以為你的那柄大刀可以對付我的炎隱棍了?我修為境界雖然比你相差許多,可你也看到,我的戰斗力并不比現在的你遜色什么,我的戰器比你的戰器也要強大,甚至壓制住,你必敗無疑了,不,是必死無疑了,你想鏟除我,我可不會給你逃走的機會。”

    王元聽完楚云這番話語,先是一愣,后是大笑,仿佛在笑一個傻子白癡一樣,過了片刻才回復一些道:“不錯,我的圣器虎牙刀卻是比不得你的棍子,可是我是半圣強者,擁有氣勢,你很快就知道我們之間的另一個巨大差距了!哈哈,看我的圣器虎牙刀,虛勢強圣器,圣器顯神威!”

    楚云眉頭大皺,它可以感受到,四周原本壓制著他的強大虛勢一下子變得稀薄,竟然全部充入了那柄鋒銳的圣器大刀之中,不過瞬刻之間,那虎牙刀就開始閃動出奇異的光彩,一股股鋒銳之力投射出來,就算是站在遠處的楚云都可以感受到,一種刺痛似乎彌漫在每一寸周圍的空間內。

    “小子,看我利用氣勢加強圣器威能,比你對于圣器的運用強大數倍,死吧!”一刀,如同猛虎下山般的洶涌,涵蓋著無盡的殺機,自上而下,席卷而來。

    就在這激烈的當口,那黑暗半神的意念還在散發,不斷的給楚云接受著,他也算是強迫性的得到這些消息,不過他也細細的記下。

    “當然,這萬刃閣最隱蔽的實力還不是八位門主,而是五位太上門主和閣主,閣主有個外號叫做刃王,他的兵刃戰器那貨真價實的,乃是一柄無比厲害的仙器!”說到這里,黑暗半神都是有著幾分激動,也不知道是因為那閣主刃王還是強大仙器。

    “等等,黑暗靈魂,那你知不知道無極白霜刃是在誰的手上!”也不知道為什么,楚云立刻想到了這個重要問題,即便那一刀已經近在咫尺了。

    “哦?無極白霜刃?你想要么?哈哈,看來你真是有那么一點緣分,那上品戰器的主人正是你眼前之人的老大!萬刃閣刀門門主——江斬的手上!”

    </br>

    </br>

    Ps:書友們,我是中性可愛,推薦一款免費小說App,支持小說下載、聽書、零廣告、多種閱讀模式。請您關注微信公眾號:dazhuzaiyuedu(長按三秒復制)書友們快關注起來吧!

    </br>

    </br>
快速时时彩是哪里开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