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四十五章 虎毒食子
    “老郭啊,我竇義自問這輩子沒虧欠過誰,包括那些前隋和當朝的貴人們,他們幫竇家的,竇家都十倍還了他們,唯獨對你,跟我從晉陽起家老人如今就剩你一個了,當初我在山東販糧,被辛文禮拘到了河北,竇家自己人見死不救,都忙著分家產爭產業,是你帶著十萬擔糧食孤身入金城,不但從辛文禮手中救了我,還與鬼谷教暗中達成協議,自此之后咱們的生意遍布中原各地,才有了今天的竇家!

    可以說,竇家的今天有你一半的功業在內,可我竇義如今卻無法報答你什么,就……就請受我一拜吧~!”竇義說著,起身向著那位老者便叩首一拜。

    老者急忙跪在竇義面前扶住他,眼眶有些濕潤:“家主這是做甚啊~當初若不是您賞了一碗糜子飯,老郭早就餓死在晉陽鄉下了,這條命都是您給的,說什么欠不欠的!”

    竇義抱著老郭嚎啕大哭,一旁的短打漢子也暗自垂淚,幾人哭了好一陣,竇義才起身自案幾上取出一方小巧的印璽,遞給老郭道:“老郭,你拿著我的信物去將我們在京畿的所有其他產業,全部換成銅錢、絹帛和糧食,然后帶著竇家所有能動的財務去潼關暗中向糧商們買糧,能買多少是多少!”

    老郭一怔,有些肉疼的勸道:“家主,這樣一來一旦事有不協,咱們竇家可就完了!”

    竇義嘆口氣,苦口婆心道:“此次大安宮和太極宮,無論誰勝誰負,都不會放過我們竇家,老夫被功業之心蒙了眼,一著不慎,將竇家帶進了死局,竇家保不住了!

    如今之計,只能趁著未見端倪之際,將竇家的產業悄悄轉移,你回潼關之后,另開一家糧號,不要讓人發現高價屯糧的是我竇家,等到時機一到,你便將手里能動的所有糧食全部交到大公子手中,他會知道怎么做的!”

    老郭一臉嚴肅的點點頭:“老奴明白了,您是擔心大公子會受到竇家的牽連,用財貨為他買一條生路吧~”

    “決裂父子關系~哈!這種事也就蒙一下糧商們,長孫順德和王晞都不會相信的,只希望那些財貨能夠跟那位白鹿候買回明軒的自由身!”竇義又看向持刀的漢子:“竇忠,咱們隱藏在饑民中的人手準備的怎么樣了?”

    那叫竇忠的漢子拱手一禮:“回家主,咱們的人手都交到了長孫起的手中,這些日子一直在饑民中悄悄煽動,這幾日官府的派粥已經跟清水沒有什么差別了,只要賑濟一斷,長孫起恐怕就要動手了!”

    竇義皺眉思付著什么,老郭和竇忠都在靜靜的等待家主的決斷,突然竇義眉頭一挑:“竇忠,你看好咱們的人,在不與長孫起發生沖突的前提下,盡量保存下咱們的人手,大亂一起,無論長孫起吩咐什么,你都帶人撤回來,找到老郭,隨他一起去見大公子!”

    竇忠一怔,有些不解的問道:“可是若長孫家成功了呢?”

    “成不成功與我們都沒好處,若不成功你們去找大公子或許還有一線生機,若成功了,長孫家要做的第一件事恐怕便是對我們動手!”

    老郭嘆口氣,有些小心翼翼的問道:“二公子怎么辦?他與長孫家的公子走的極近,一向又主張徹底依附長孫家……”

    竇義舒了一口氣,臉色陰寒的看向竇忠:“去找明臺來見我!”

    “是!”

    “家主!”老郭臉色大變:“您是不是再考慮考慮!”

    竇義悲涼的搖了搖頭:“我們竇家雖然不是扶風竇家那種大世家,可我歷來都用世家的手段來掌管家事,明軒是我的嫡長子,自來便被我當作繼承人精心培養,雖然我自認沒有短缺了明臺什么,可明臺一直心有不服,自從結識長孫家以后,他便愈發的不把我這個父親放在眼里了,你知不知道,明軒被我趕出竇家之后,明臺那逆子竟然暗中行刺于我!

    若不是竇忠警覺,恐怕今日那逆子正帶著竇家為薛國公府沖鋒陷陣呢!”

    老郭心下顫懼不已:“這……二公子……他怎么敢!”

    “哈哈~”竇義悲涼的自嘲道:“想我竇義走南闖北,活過了動蕩的亂世,造就了這富可敵國的竇家,卻怎么也沒想到,到老來卻是這樣一個下場!哈哈哈哈哈……”

    竇忠帶著竇明臺回來時候,已經是五更時分,滿身酒氣的竇明臺看到老郭先是一怔,有些不明所以的問道:“老郭頭不是在潼關主持大局的嗎?咱們竇家在那里可是有五百萬但的糧食,沒事跑回長安做什么?”

    老郭下意識就要解釋,竇義怒哼一聲:“逆子!你眼里還有我這個父親嗎?”

    竇明臺不屑的看了他一眼:“父親大人又何曾把我當兒子看?你向來看重的都是竇明軒那個廢物!哼!逐出竇家?呵呵……這點小把戲騙得了誰?薛國公已經對你起了疑心,等大業功成,我一定會勸長孫公子殺了那竇明軒!還要當著你的面殺了他!哈哈哈哈……哈哈哈……”

    竇義面無表情的看著仿若癲狂的竇明臺,對身后的竇忠點點頭,竇忠會意,橫刀出鞘,瞬間便穿透了竇明臺的身體……

    竇明臺不可思議的看著胸口刺出來的刀刃,指著竇義有些不可置信的哽咽:“虎……虎毒不食子……啊~”

    竇忠抽回橫刀,竇明臺吐出一口鮮血便倒了下去,竇義眼中的痛楚一閃而過,迅速便被憤怒填滿:“逆子!逆子啊!跟老夫學的陰狠一點也就罷了,還這么蠢!長孫公子?蠢貨!我竇義的兒子,怎么能被人當槍使!”

    “啊~”竇義罵完仰天怒號一聲,又伏在兒子的身上哀哀而泣。

    直到雞鳴破曉,竇義才止住情緒,起身對著老郭和竇忠道:“按我的吩咐,去吧~即便聽到老夫身死,竇家覆沒的消息也不要再回來,從今以后,竇明軒便是你們新的家主!”

    “家主~”老郭與竇忠跪地叩首。

    “去吧~去吧~老夫也累了~”

    竇忠一咬牙,拉起老郭就走,半晌老郭卻獨自去而復返。

    “家主,老奴前幾日發現有人和我們想到一塊去了,也在潼關高價收糧!”

    竇義眉頭一挑:“可查到是什么人?”

    “桓濟糧號!”

    “桓濟糧號?”竇義皺眉思索,隨后眉頭一挑:“來家?”

    老郭點點頭:“來家手中原本只有幾十萬擔粟米,自從東宮接召平抑糧價開始,來家便以桓濟糧號的名義高價從糧商們手中收糧,到老奴發現為止,他們已經收了不下百萬擔了!如今他們手中的存糧已經僅次于封化騰的齊盛糧號了!”

    竇義冷笑著點點頭:“隨他們去吧,如此一來,長孫順德的成算就更低了!”

    </br>

    </br>

    Ps:書友們,我是詩人換戎裝,推薦一款免費小說App,支持小說下載、聽書、零廣告、多種閱讀模式。請您關注微信公眾號:dazhuzaiyuedu(長按三秒復制)書友們快關注起來吧!

    </br>

    </br>
快速时时彩是哪里开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