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更新說明
    推薦閱讀:??“五衍元嬰期修為,血池內劍者乃四衍元嬰期,莫非元嬰級別以上的修為,有更細的劃分。先不管了,鏟除眼前之人再說。”

    燕瀾念頭一閃而過,便直起身子,面朝血衣老者,目光冷銳,周身靈力陡然攀升。

    “小娃娃,趕緊跑,你不是這老家伙的對手!”虎戎扯開嗓子大吼道,隨即身子一顫,煉血池內血氣趁虛而入,他神色頓時黯淡幾分。

    “少年人,你潛力巨大,莫為我們將死之人白白送命!”血池內又一老者嘆息道。

    燕瀾聞言,淡淡一笑,冷毅道:“諸位稍安勿躁,這老毛賊,我自有修理之法。”

    燕瀾話音未落,血衣老者眼中紅芒大盛,張狂笑道:“哈哈哈,現在的年輕人,真是越來越不行了,除了會說大話,還有什么能耐?”

    燕瀾嘴角一揚,雙目炯然道:“有什么能耐,一試便知。”

    言罷,燕瀾赤熔劍猛力一握,靈力澎湃運轉,金色異能毫不吝惜地揮灑而出,整個人猶如一尊金佛,散發強盛的清圣之氣,將這血窟之內的陰邪之氣,頓時驅散許多,就連血池之內的血氣波動,也是平抑不少。

    如今,燕瀾元核之內凝結金核,金核能量密度大得恐怖,他可以無所顧忌的吸納金色異能,加之又修煉焚金化魂訣,完全可以隨心所欲地揮霍金色異能。

    血池之內,眾人雙目圓睜,燕瀾所散發的氣息,讓他們壓力驟輕,頓覺舒適不少,他們在微微舒展了一下身體之后,滿臉流露出難以置信的神色。

    “這少年,非常人!”血池內持劍男子幽幽而道。

    血衣老者感受到燕瀾氣息,眉頭微皺,這金色異芒令他極為不適,甚至極為煩躁。

    “小崽子,有些本事,不過在老夫面前,屁都不是!”

    燕瀾巍然不動,耳邊響起血衣老者的叫喚,只見血衣老者不屑一笑,雙手一展,浩大血煞之氣爆發而出,鋪天蓋地朝他覆壓而來。

    燕瀾剛欲躲閃,陡然發現他被血衣老者強大的威壓束縛,一時之間竟是難以動彈。

    “這就是五衍元嬰期的實力么?”

    燕瀾心中暗道,他已然感受到,這是他墜落人間以來,遭遇過的最強對手,即便是一鼎玄尊,都未對他造成如此龐大的威壓。

    燕瀾因身體遲滯一瞬,避開血煞之氣已來不及。不過,他雖受血衣老者束縛,但他靈魂境界已至人境六品后期,極為強悍,血衣老者也只能阻滯他身形一瞬,并不能長時間限制其動作。

    “破!”

    燕瀾猛地喝道,龐大的金色異能飆射而出,直朝血煞之氣撲殺過去。

    “嗞嗞……”

    血窟之內響起一股能量侵蝕的聲音,像無數沙粒在鐵板上劃過,極為刺耳。

    血衣老者眼瞳一縮,他沒想到眼前這少年,在他龐大的靈魂威壓與靈力束縛雙重限制下,居然還能活動自如,原本懷有的輕視之心,頓時收斂幾分。

    燕瀾周身壓力越發沉重,他的金色異能雖在屬性上占據上風,可血衣老者實力太強,化丹巔峰與元嬰中期,雖然只差一層境界,但實力差距卻有巨大鴻溝。

    修為之間的鴻溝,隨著境界的升高,將會變得越來越大。聚元期與元丹期之間的差距,遠遠小于化丹期與元嬰期之間的差距。

    “看來,要擊殺這老家伙,非得施展一些底牌才行。

    ”

    燕瀾咬了咬牙,若是祭出聶幽傀儡,以其嬰變期的實力,必可秒殺血衣老者,不過,若非到性命攸關的地步,他不想太依賴傀儡之助,只有親身經歷更多的玩命搏殺,才有資格成為一名真正的強者。

    “這老家伙,靈魂境界達到了人境五品初期,若我施展雷魂之力,其必受影響。”

    燕瀾一邊艱難地駕御金色異能,一邊竭力思索,戰斗往往不只是動動身體,思維也需要澎湃運轉。

    “小崽子,實力不弱,不過,老夫依舊能將你送去西天。”

    血衣老者大聲一喝,血煞之氣呈滔天之勢,暴烈地猛襲燕瀾。

    “雷魂噬魂!”

    燕瀾猛地咬牙,浩大的雷魂之力蓬勃而出,匯聚成一股能量束,直沖血衣老者的頭顱轟去。

    “嗡!”

    血衣老者只覺靈魂仿佛遭受五雷轟頂,意識頓時出現眩暈,身形也不受控制地在半空搖晃顫抖,他所釋放的巨大威壓頓時消散,仿佛瞬間失去了戰斗力。

    血池之中一直為燕瀾捏了一把汗的眾人,頓時嘴巴微張,訥訥地望著眼神茫然的血衣老者,不明所以。

    燕瀾見狀,嘴角浮起一抹冷笑,心道:“正是此時。”

    燕瀾猛地躍起,赤熔劍融匯龐大的金色異能,頓時光華大盛,凌厲的鋒芒讓周遭的血煞之氣都紛紛退避。

    “這少年,還真有些本事!”

    血池眾人望著氣勢暴漲的燕瀾,驚異復雜的眼神中,頓時亮起了一縷期冀之芒。

    “殺!”

    燕瀾引動萬劍凌天劍訣,一劍而出,實則百劍齊發,猛烈轟擊在血衣老者身上,爆發出一連竄重擊轟鳴之音。

    “啊!”

    血窟之內響起血衣老者慘烈的呼嚎之聲,其周身血煞之氣四散,體內氣息紊亂,身體不受控制地砸落在石地之上,無數碎石飛濺而起,石地當即龜裂開來,道道深不見底的裂縫,仿佛連通著九幽地獄。

    “雷魂之力果然強悍無匹,可以悄無聲息地施放,給對手來個措手不及。”

    燕瀾快速落至血衣老者處,正想松一口氣,豈料敏銳的靈魂之力察覺對方竟正調動一股強悍的能量,意圖與他搏命。

    “雷魂之力,轟!”

    燕瀾雙手一握,雷魂之力毫不猶豫地爆發而出,直轟血衣老者的靈核。

    旋即,燕瀾掏出兩枚御魂符,手訣一掐,兩道流光趁機竄入血衣老者頭顱之中。他又催動靈力,控制御魂符竭力掌控血衣老者的靈魂。

    “這死老家伙,果然不是那么好打敗的。”

    燕瀾與血衣老者僵持數十息時間,那血衣老者都沒有徹底被他控制。

    “如此頑強,那我即便是耗盡雷魂之力,也要將你徹底駕馭!”

    燕瀾嘴角露出決然的笑意,赤熔劍猛地插入地面,一道道雷魂之力,不要命地朝血衣老者傾瀉而去,一遍又一遍地轟擊著血衣老者的靈核。

    “吼……”

    血衣老者爆發出強大的嘶吼,周身能量暴亂四溢,血窟之內發出強烈震蕩,無數碎石紛紛落下,仿佛血窟隨時都有可能崩塌。

    然而,血衣老者靈魂遭受巨大轟擊,根本無法判斷燕瀾身在哪里,空有一身修為無處施放,一炷香之后,血衣老者終于安分下來,只是雙目無神,神色呆滯。

    “唔,終于拿下了你這老家伙,嘿嘿,有這等強大助力,對付玄宗又多了一份把握。”

    燕瀾扶著插在地上的赤熔劍,擦了擦滿頭的大汗,身體微微搖晃了幾下,慶幸地喃喃道。

    此刻,煉血池內眾人仿佛忘記了自己身在血池之內,繃直上身,愕然地望著渾身濕透的燕瀾,雙目之中滿是震驚。

    看過《御仙馴神》的書友還喜歡

    </br>

    </br>

    Ps:書友們,我是仙子不語,推薦一款免費小說App,支持小說下載、聽書、零廣告、多種閱讀模式。請您關注微信公眾號:dazhuzaiyuedu(長按三秒復制)書友們快關注起來吧!

    </br>

    </br>
快速时时彩是哪里开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