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651章 戰前
    嬴高之所以膽子這么大,敢于讓蒙恬帶著十萬人馬,其中還有好幾萬是腓力五世麾下的人馬在這等著對付可能是羅馬人的主力部隊的人馬,正是因為他在孔雀王朝的境內還有一股不弱的力量,那些人馬在彭越的帶領下如今正在孔雀王朝沿海的地方一邊操練一邊修建戰船,他們之中的大部分可都是參與過之前大秦攻打孔雀王朝的戰役的,戰斗力上那是一點問題都沒有的。

    嬴高在見到趙剛,得知了羅馬人和趙虎的計謀的時候就已經給彭越下了命令了,他得暫時停下自己手里面的事兒,然后到孔雀王朝和塞琉之間的地方接應,一旦嬴高在塞琉真的發生了什么失敗的事兒了,他們得護送著嬴高一路往回撤,順便抵擋一下子羅馬騎兵。

    而且嬴高同樣知道還有一點,那就是項羽麾下的匈奴騎兵原來肯定是不止二十萬的,這二十萬說的乃是匈奴騎兵里面的精銳,還有各個部族中的勇士沒有進入這二十萬人里面的也是不少的。

    在項羽出發之前,嬴高也已經跟項羽都說好了,在項羽的安排之下,將季布留在了匈奴人控制的地界上,一旦匈奴人的勢頭實在是太大了,他們也是會組織起來一部分數量不少的騎兵的跟匈奴人干一場的。

    多方協調之下,嬴高并不懼怕羅馬人的到來,甚至于他還期盼著羅馬人的到來,因為一旦羅馬的執政官帶著自己的主力人馬攻打到了這里了,那就說明自己派出韓信和項羽他們肯定是沒有被羅馬人知道,那樣的話不管自己這的戰斗是什么樣的,那邊羅馬本土上羅馬人可是肯定不會有好果子吃的,等到羅馬執政官他們回過神來的時候,他們堅強的后盾可就基本上不會再有了。

    把自己的這些安排和田言都說了一遍,田言原來那稍微有點緊張的面容也是放松了下來,她當然知道嬴高肯定是不會打無準備之仗的,但是放松了下來之后,田言卻依舊是微微的嘆息了一聲。

    “不知道我們這一次和羅馬人的戰爭結束了之后,羅馬人的背后會不會有其他的大勢力,要是那樣的話,君上又是數年之內都不能得到安生,君上可知,馮清姐姐一直希望君上不要再去過問那些打打殺殺之事,我們大秦國富民強,沒有勢力敢于進犯領土,難道不是君上的夙愿嗎?”

    這樣的話忽然之間從田言的嘴里面說出來了,的確是讓嬴高楞了一下,嬴高知道,田言之前肯定是不會有這樣的想法的,因為她這一次跟著嬴高過來最大的目的可不正是自己帶兵出征一次嗎?

    嬴高想的的確是沒錯的,甚至于之前田言和馮清閑聊的時候馮清表達出來自己并不希望嬴高將注意力全部都放在打打殺殺上面的時候田言還并不是非常的認同。

    但是這一次田言跟著蒙恬上了戰場之后,她的想法徹底被改變了,在戰場上,她忽然之間知道了一個道理,不管你之前是什么,到了戰場上,你就是一個武器,一個殺敵的武器,而不再是一個個鮮活的生命。

    不管哪一方的戰斗力強,哪一方的戰斗力弱,都是要死人的,只不過是死得多或者死的少的分別而已,死人,就是戰場上面的主旋律,哪怕你從大秦一路上勢如破竹攻下了孔雀王朝,塞琉,或者是繼續攻下羅馬,大秦軍士的傷亡其實也是不少的。

    田言不知道這樣殘酷的戰爭到底到什么時候才能是個頭,她更不知道羅馬之后還有多少個帝國等候著嬴高去征服,在她看來,這樣的戰爭可能會持續嬴高的一生。

    嬴高聽了田言的話之后,微微一笑,先是像開玩笑一樣的問道:“夫人不是一直想要在戰場上為了我大秦多殺些敵人嗎?怎么這就改變了自己的想法了?”

    “我大秦攻下這么多的土地又有何意義,對于大秦境內百姓的生活又有何改變?這些君上是否想過?”

    看到田言這回還真的就不是開玩笑,而是真的那么想的,嬴高也收起了自己的笑容,說道:“從大秦走出了西域,攻下了孔雀王朝的那一天起,大秦向前的路就已經是確定下來的了,要是我們奪取了孔雀王朝之后就止步不前了,羅馬和馬其頓就會認為我們沒有向前的實力,他們是一定會在不久的將來對我們占領的孔雀王朝發動一系列的猛攻的,想要不陷入到被動之中,我們就一定要將他們消滅殆盡。”

    “那……”聽到嬴高說出了這么一番話來,田言顯然是有點失望了,她張了張嘴想要再說點什么,但是卻又沒有什么可說的了。

    “但是夫人心中所想,朕自然是知道的,朕也不想讓我大秦的將士的性命都丟在這樣無休止的戰爭之中,其他的事朕倒是不敢保證,但是羅馬的確是目前這天下間唯一值得我大秦如此大動干戈的勢力了,等到這一次和羅馬之間的戰斗結束了的時候,我們就可以在很長的一段時間之內都不用再動刀兵了,我們的安穩日子,就在不遠處了。”

    嬴高當然不能跟田言說是因為自己是從前世穿越過來的,所以對于這段時間的歷史了解的多么多么的清楚,這里就是這幾個勢力,都收拾完了就沒有了。

    田言看了看嬴高,覺得他說出來的這些話倒是真的不太像是在撒謊,只能暫時將信將疑的點了點頭。

    其實嬴高的想法又何嘗不是跟田言一樣呢,馮清不喜歡戰爭,田言也不喜歡戰爭,嬴高其實更不喜歡戰爭,但是他也沒招啊,他就生活在這么一個吃人的時代,你不喜歡的話那可是有喜歡的,只有將他們全部都干掉之后,你才會真正有資格說你不喜歡戰爭,這個道理可能馮清和田言暫時還不知道,但是嬴高卻是必須得知道的。

    韓信帶著項羽和腓力五世,以及身后的大軍趁著夜色,向一個方向進行而去了,但是這個方向卻并不是直奔著羅馬的方向,而是之前他們精心設計出來的一條路線。

    嬴高和韓信,蒙恬曾經分析了一番,要是羅馬人想要趁著嬴高走了的這段時間來攻擊塞琉的話,那么他們肯定會取最近的一條路過來,為了避免在半路上就和自己的敵人遭遇了,從而讓羅馬的執政官反應過來自己的計策被識破了,所以韓信他們是要繞道前進的。

    他們并不是直取羅馬的門戶,而是想要從側面進攻,這需要他們把更多的時間用在行軍上面,雖然這樣有可能會讓大秦這一次出征的將士十分的疲勞,但是嬴高卻認為這樣做是利大于弊的,特別是萬一人家羅馬人還是守衛的十分精密的情況之下。

    而這個時候的羅馬執政官和趙虎,正是已經整裝待發了,他們這一次的目標不是別,正是塞琉。

    但是嬴高有一點卻是有點沒有想到的,那就是羅馬的執政官和趙虎商議了一番,為了防止這一次中了嬴高的計策,他們也并沒有計劃直取塞琉的地界,而是先把馬其頓的幾個戰略要地給拿下來,然后在占據了城池之后穩穩當當的去攻打塞琉,左右在他們看來嬴高既然回了大秦了,也不是一時半會就能夠再回來的,所以他們并不著急。

    俗話說得好,百密一疏百密一疏,嬴高他們沒有想到這一點倒是也不能算是疏忽了,但是就這,雖然對于韓信他們這一大隊人馬并沒有什么影響,但是對于蒙恬和嬴高他們這些駐守在塞琉的軍士卻是一個十分之大的考驗。

    按照羅馬執政官的想法,他們從羅馬出兵之后,以最快的速度奪取了馬其頓的一個城池,要是他們足夠有決心的話,大秦的騎兵應該是來不及救援的,這樣他們就能夠在不長的一段時間之內蠶食馬其頓的領土,大秦騎兵要是不管的話,馬其頓就會先給他們給滅了,大秦連自己的盟友都不能保護,在這片地界上自然名聲是不好聽的。

    而一旦大秦要是想管這件事的話,就正中了羅馬執政官的下懷了,之前他們攻打馬其頓的時候之所以被大秦人給打的夠嗆,主要原因是最開始的時候他們已經被腓力五世給消耗了不少了,再一個就是他們壓根就沒有想到大秦人能參與到那一次的戰斗之中。

    但是這回不一樣了,這回他們已經做出了萬全的準備,先拿下馬其頓,再打塞琉的想法是十分成熟的,所以羅馬執政官的信心也是非常的足。

    其實這場戰爭進行到了現在的這個程度,雙方都有對方沒有想到的動作,而且雙方的兵力相差都是不大的,可以說每一方都有著勝利的可能性,后續情況到底會如何發展,可就要看雙方的臨場應變能力了。

    嬴高在塞琉的城池中,心里面也是微微有些的波瀾的,這一次既然來了,嬴高也是想要給自己一些壓力,和羅馬的執政官面對面的剛一次,雖然自己不用親自上戰場,但是這一系列的戰斗可不都是自己在背后安排的嗎,自己才是執掌大秦這一盤大旗的人,所以有些東西自己還是需要其面對一番的。

    原本嬴高其實還真就沒有太覺得羅馬人能攻擊到塞琉來,但是這個計策顯然是趙虎出的,如今成功了,趙虎作為一個土生土長的大秦人,對于這件事的后續肯定是有著不小的話語權的,再結合著趙剛之前對于趙虎的行為那相當篤定的猜測,嬴高自己也漸漸偏向于羅馬人可能真的會以塞琉為目標。

    畢竟一旦攻下了塞琉的話,孔雀王朝就相當于是門戶大開,羅馬人的騎兵會長驅直入的把孔雀王朝給拿下,對于大秦到底是一個什么樣的存在,嬴高相信羅馬人也是有著十分的好奇心的,他們甚至會想著能不能以這一次的攻擊為契機,直接摸到大秦的邊上去。

    結合著這一旦成功了之后會帶來的巨大的好處,嬴高也判斷趙虎是一定會想方設法的勸說羅馬的執政官來攻打塞琉的,所以在韓信他們走了之后,嬴高讓蒙恬派出了十分之多的斥候,想要在羅馬人前來進攻的時候第一時間獲知消息,畢竟羅馬人是長途跋涉而來的,蒙恬也是有險可守的,這樣的仗還不是最難打的那一種。

    等待的日子總是漫長的,嬴高倒是想要先等到的就是韓信從羅馬傳回來的捷報,但是他也知道這基本上是不太可能的,該面對的,自己總是要面對的。

    這一天,百無聊賴的嬴高又來到了趙剛的房屋之中,趙剛雖然被嬴軟禁了,但是每一天的作息卻還是十分規律的,嬴高去的時候,趙剛正在閉著眼睛打坐,看他的那個狀態,顯然已經把自己的生死都給置之度外了。

    “朕聽從了你的建議,此時正在這里等候趙虎帶著羅馬人前來攻取塞琉,他要是沒來,我們的賭約你可就算是輸了。”

    趙剛睜開眼睛一看,緩緩的站起身來對著嬴高施了一禮,之后緩緩說道:“以我對趙虎的了解,若是這件事是他能夠說了算的的話,他是一定會來的,我既然想要回到燕國故地的村落之中,自然不會隨意亂說,趙虎此人,確是有大能之人,如今趙高和趙成都已經身死,他自然會將他那一身的本事用在他自己心中想要去做的事情上。”

    嬴高并不了解趙虎,但是通過趙剛的描述,嬴高可并沒有對于這個趙虎掉以輕心,之前趙成和胡亥之所以能夠一次又一次的逃脫大秦人的追捕,現在嬴高稍微一分析,感覺應該都是趙虎在這其中起到的作用,趙虎這個人,應該不光是有著十分強悍的武力,頭腦嬴高也肯定是不會十分差勁的。

    “好,那你就在這塞琉的城中和朕一同等待好消息的到來吧!”

    </br>

    </br>

    Ps:書友們,我是狼煙東去,推薦一款免費小說App,支持小說下載、聽書、零廣告、多種閱讀模式。請您關注微信公眾號:dazhuzaiyuedu(長按三秒復制)書友們快關注起來吧!

    </br>

    </br>
快速时时彩是哪里开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