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一千一百二十六章
    經過一天一夜的行進,在第二日一早的時候,火車已經進入夏州,而且,距離夏州的治所州城已經非常近了。

    但夏州城的治所絕對不止夏州衙門一個,還有朔方,云中等很多府級治所,只不過,夏州衙門是最核心的一個,其余的幾個治所管理的都是北方少數民族的政權,也就是隨著北方游牧民族的歸附而設置的朝廷管理機構。

    一般來說,各個地方的治所衙門,應該就近設在區域中心才對,但夏州以北的龐大區域內,自然條件太惡劣了,歸附的游牧民族人口也不是太多,就近設置州郡的話,需要耗費太多的資源,需要建設城墻和府衙,而游牧民族的百姓并不喜歡定居,如此,設置這么一座管理城池的話,里面也不會有什么人口,這樣一來,花費如此大的代價,豈不是白費了,所以,這些歸附的區域并沒有就地建設城池,而是選擇多個州郡的衙門,放在同一個城池內,以節約行政資源。

    這種情況也就只適用于北方的游牧民族,在人口眾多的內地,把一州的府衙設在另一個個州的治所所在地,這簡直是不可想象的,就猶如大唐帝國把都城設在馬六甲海島,這怎么可以,是絕對不行的。

    不但夏州城承擔了多個州郡的治所衙門,在北方和西北,東北這些邊緣地區,好多新增的州郡衙門,都沒有自己獨立的治所城池,都把衙門設在附近已有的城池內,或者,多個新增州郡聯合建設一個城池,作為這幾個州的治所所在地。

    這種獨特的現象,是大唐帝國的統治策略,是為了快速適應領土擴張所制定的,其中,也有照顧周邊歸附百姓的意思,畢竟,好多被設置為州郡的區域,也就面積大點,人口和經濟規模根本就達不到州郡的最低標準,甚至,連縣級的標準都達不到,但就是為了照顧這些歸附力量,卻往往會設置州郡,給這一區域的有身份之人一個州郡級別的官位,從而讓他們覺得自己受到了大唐帝國的重視,進而更為心甘情愿的跟隨大唐,做大唐的百姓。

    因為這些州郡空有廣袤的土地卻缺乏足夠的人口,所以,在州郡的下面就不在設置縣級單位了,而是一個個小部落,也就是游牧群落,一群幾百人聚在一起,就算得上是一個小部落了,為了維護這些小部落的利益,被冊封為州郡官員的當地豪強,會進入指定的城池設置衙門,在那里與大唐朝廷取得聯系,部落有什么需要,有什么需要溝通的,他們都會去協調,從而確保本民族的老百姓能夠正常的生活,利益能夠得到有效的保障。

    而因為需要管理的人口不多,所以,這些特殊的州郡衙門,一般人不多,與大唐正式的州郡區別很大,根本不是一個檔次的,就是掛個名頭而已。

    就算是大唐內部,不同的州縣也有很大的區別,長安城的長安縣和萬年縣,比全國大部分的州郡都要厲害,不論是經濟實力還是人口實力,都能秒殺全國大部分的州郡,畢竟,都城的縣屬于京縣,實力是最強的,秒殺十個普通的州郡都不是難事。

    從京城長安一直向北延伸的鐵軌,在經過夏州之后,就轉向正西方向了,因為再往北不遠就是茫茫的沙漠了,實在沒有通車的必要,而正西方向沿途有好多縣城,還有鹽州的治所之城鹽州城,最終的目的地是朔方節度使的駐地,靈州的靈武城,而在靈州的靈武城附近,有很多的城池,這里相對比較繁華,原因就是因為這里是黃河的上游,這些城池都是沿著黃河排列的,有了充沛的水源,城池自然就很容易形成了。

    另外,靈州這一帶雖然處在黃河的上游,但這一段黃河的河面比較寬,比中有的黃河還要寬闊許多,而這非常有利于農業的灌溉,想不繁榮都不行。

    李安這一次就不去靈武了,在夏州玩一圈就回去,這也是與皇帝說好了的,不能輕易的改變自己的行程。

    “李侍郎,距離夏州城已經不足十五里了,前方就是我們要去的煤礦。”

    一名部下跑進來匯報道。

    李安看到了遠處的煤礦,隔著很遠就能看到堆得很高的煤矸石,算得上是一個很大的煤礦了。

    “停車吧!我們現在就去煤礦看看。”

    李安開口下令道。

    因為目前最好的通訊手段也不可能比火車還快,夏州城也沒有電報機,所以,李安前往夏州城的消息,夏州城的官員是不可能事先知道的,所以,也不會有人專門等著迎接,也就沒有必要急著去夏州城了,先去事發的煤礦看看也挺好的。

    車輛停好之后,李安帶著一群人就下車了,從煤礦到夏州城也沒有多遠的距離,所以,下車之后,李安就沒打算再次上車,直接讓車輛開往夏州城的車站,當然,必備的物資和馬匹小車這些都卸下來了,這樣待會去夏州城的時候也比較方便,不用跑著去了,雖說只有十幾里路,用腿跑也是夠累人的。

    為了運輸方便,從鐵路通往煤礦有一條新修的道路,這條路修的還是挺不錯的,是一條硬路,就算遇到下雨天都不會有問題的。

    開礦的豪強本來還指望這個煤礦讓自己發家致富的,卻不料出事了,煤礦出產的煤炭含有太多的硫,這導致好多使用這種煤炭的人,發生了中毒的事故,從而給這個豪強帶來了不好的影響,這直接導致這種煤炭的價格大幅度下跌,甚至,都跌破成本價了,更加嚴重的是有人索賠,被熏死的人,自然會向煤礦討個說法,若是不能給一個滿意的說法,別人是不會輕易就這么算了的。

    如此嚴重的事件,甚至都引起了朝廷的關注,以至于李安都能得知這個事情,并以此為借口,到夏州來了。

    煤礦含有硫元素是最正常不過的事情了,不過,一般情況下,只要含量不是很高,那就沒有多大的事兒,但若是煤礦含硫量太高的話,那就比較麻煩了,這很容易引起中毒事件。

    不過,含硫量多也有一個好辦法解決,那就是把這些煤炭之中的硫元素給提煉出來,如此一來的話,或許這個煤礦還能得到兩種產品,而副產品硫磺的價格,比煤炭的價格要高出許多。

    就算是技術非常成熟的后世,硫磺的價格也是每天的兩三倍,而在大唐這個技術落后的時代,硫磺的價格可以輕松超過煤炭的十倍,甚至上百倍都是有可能的。

    畢竟,一般的煤炭只需要使用工具將其挖上來就可以了,而硫磺礦比較少,直接挖的硫磺礦不多,而使用技術提取的話,成本就比較高了,這是硫磺價格高的主要原因。

    還有就是硫磺的需求量很大,在之前主要是煉丹需要硫磺,而在李安發明黑火藥之后,硫磺就成了制造炮彈的主要材料之一,而大唐的火器部隊是越來越多了,這對硫磺的需求量絕對不是一個小數目,在產量有限的前提下,價格自然就會居高不下了。

    此刻,煤礦幾乎已經處于停工狀態了,因為銷量受阻,價格大幅度的下跌,繼續開采已經變得毫無意義,為了減少損失,煤礦的豪強主人只得停止開采煤炭,這樣損失會小一些,可這么大煤礦也是花了很多錢盤下來的,若是就這么放棄了,損失真的是有些受不了。

    盡管已經停工了,但煤礦的大門內,還是有兩人在看守,還帶著三條田園犬,為的大概就是防止有人進來偷東西吧!

    不過,這些平時很兇的田園犬,一看到有這么多的士兵走過來,只是叫喚了幾聲就嚇得不敢出氣了,尾巴都夾在了兩腿之間。

    “幾位將軍到此,有何貴干。”

    看門的人,看著幾名上去的士兵,開口問道。

    “聽說這里的煤炭會熏死人,朝廷特派人前來調查,就你們兩個人,其余的人呢?”

    士兵問道。

    “將軍,這里的煤炭已經沒人買了,如此,自然也就沒有繼續開采的必要了,雇工們都回去了,就我們兩個在看門,這里還有不少機器,怕丟了。”

    看門人回答道。

    說著說著,李安走了上來,看著堆積在院子里的煤炭,邁步走過去仔細查看。

    輕輕拿起一塊煤炭,李安聞了聞味道,然后,用手使勁的按壓,想看看煤炭的強度等特性,從而確定這個煤炭里還有哪些物質。

    通過初步的判斷,可以肯定眼前這個煤礦是一個富硫的煤礦,硫含量還不低,應該具備開采的價值,而一旦能夠開采出合格的硫磺,那么,這個煤礦的價值就更大了,就可以為煤礦的主人提供更多的財富了。

    不過,能夠開采是一回事,有沒有能力開采,又是另一回事了,對于李安來說,眼前這個煤礦具備開采副產品硫磺的價值,可對于一般的當地豪強來說,他們倒是想開采,卻未必有這個能力,因為從煤炭之中提煉硫磺,是需要一定技術的,同時還需要不少的機械設備,還要購買必備的各種材料。

    總之,不但需要技術,還需要機器和材料,也就是需要很大的前期投資,而能夠獲得多大的受益,這個誰也說不好,市場行情一直都在持續的變化之中,若是行情變得好一些,那就能掙很多錢,而若是市場行情變得糟糕,那就有可能會賠本,還有機器的維修價格也要考慮進來,這些機器買了之后,并不是能夠一直生產產品的,萬一要是壞掉了的話,能夠修理的人都很難找,大部分的人才都集中在京城長安,也就是需要去京城找人來修理,這個很耽誤時間。

    所以,李安也陷入了兩難,不知道到底該如何幫助這個倒霉的煤礦主人,萬一幫了倒忙就麻煩了。

    這一次北上,李安帶了很多技術人才,他們也在忙著檢查煤炭的情況,而且,檢查的比李安還要仔細,經過李安這些年的培養,這些人才已經具備了不錯的技術,完全能夠勝任研究的重任,只是還需要李安進行點撥罷了。

    剛才下車之后,火車就繼續出發了,沒過多久就進入夏州城的車站里了,如此一來,夏州城的大小官員,自然也就知道李安抵達的消息了,如此重要的事情,他們豈敢耽誤,在碰頭之后,便一同騎馬奔向煤礦,他們不知道李安過來是一回事,可現在已經知道了,就不能夠裝作不知道,必須要過來拜見,以顯示他們的尊敬和重視。

    不論是哪個時代,當官的為老百姓辦事,總是效率很低,拖延幾個月都是很常見的,但當官的去見領導,那效率別提有多快了,幾乎都是能多快就多快的,就差沒飛著過去了。

    “李侍郎,夏州刺史等一眾官員都來了,還有當地駐軍的將領。”

    一名部下開口說道。

    李安抬頭一看,確實都是大官,雖然隔著有些距離,但官員身上都是有官服的,只要看到官服,就能知道對方的身份是什么。

    在整個夏州,認識李安的官員很多,而李安卻不認識他們,就認識郭子儀等幾個人,而隔著很遠,李安就看到郭子儀了。

    這個老郭也是滑頭的料,怎么可能不積極的過來見李安這個領導呢?況且,他是有求于李安的,研發中心有什么好東西,他都想要,而若是李安不給,他就什么也得不到。

    不過,這一次,別的官員都是騎馬來的,而老郭就牛逼了,直接開著李安剛送他的摩托就上路了,別提有多拉風了。

    “哈哈!看把老郭給牛的,居然開著摩托就來了,真拉風啊!”

    李安笑著說道。

    “郭將軍就是與旁人不同,明明是胡子都白了的老年人,卻像個孩子,滿身都是孩子氣。”

    李寒露開口說道。

    </br>

    </br>

    Ps:書友們,我是朕御山河,推薦一款免費小說App,支持小說下載、聽書、零廣告、多種閱讀模式。請您關注微信公眾號:dazhuzaiyuedu(長按三秒復制)書友們快關注起來吧!

    </br>

    </br>
快速时时彩是哪里开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