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471章 甄家的籌碼
    皇甫嵩從子皇甫酈說:“當今陛下失政,天下倒懸。整個關西,能轉危為安,轉傾為定者,唯大人與董卓。如今與董卓的怨恨已深,雙方不能同時立于大地之上,我們應該從長遠考慮。”

    皇甫嵩:“如何可長遠?”

    皇甫酈:“董卓收到詔書,不將兵馬交給大人,反而請求為并州牧,這是違逆之大罪!又因為京師昏亂,在河東躊躇,遲遲不離開司隸河東郡,必懷奸雄之心!且董卓兇戾殘忍,將士不依附。有此三可殺,大人為西北元帥,可統兵討殺之!

    之后,引兵向東,扶立新君,既顯示對漢家的忠義,又能避免以后被董卓殘害,可建立齊桓公、晉文公一樣工改蓋當世,福澤子孫的功業啊!”

    “福澤子孫?”皇甫嵩嗤之以鼻:“董卓不奉詔入朝為少府,是有大罪,皇帝卻改任他為并州牧,與其說是懲罰,不如說是獎勵,你看不出其中門道?”

    皇甫嵩當過車騎將軍,官封縣侯,做過三公,到這種程度,升無可升,進無可進,可謂人臣之極。如果有機會更進一步,任何正常人都難以拒絕!

    然而,皇甫嵩就是與大部分正常人不同,他熟讀經史,知道狹天子以令諸侯的巨大風險,知道爭奪千萬人之上而失敗的后果。

    更關鍵的是,他已近60歲了,兒子皇甫堅壽生意一直不好,就算打下花花江山,誰來坐?眼前的皇甫酈嗎?為侄兒做嫁妝,賭注是自己一世英名,后代安危。想想都覺得不劃算。

    皇甫酈卻沒想到叔父心理上的變化:“莫非有人指使董卓如此?”

    皇甫嵩:“那是肯定的,否則董卓又豈敢如此橫行?我若不奉詔而起兵誅殺,多半是死罪!”

    皇甫酈:“那如何是好?董卓背后又是何人?”

    “打草驚蛇,試一試就知道。”皇甫嵩即令皇甫酈代寫了一封奏章揭發董卓。

    皇甫酈乃是關西有名的才子,辯才出眾,下筆有神奇,不負厚望,將董卓不奉詔和其他種種不堪描述地活靈活現,令人一看而憤恨。

    萬萬沒想到,皇帝竟然讓人把其中大部分摘抄出來,連皇甫嵩的署名也不抹去,轉給董卓,讓董卓上表自陳。董卓當即遣人來罵皇甫嵩,一時間,兩人勢如水火,猶如昔日段颎、張奐之爭。

    吃了個啞巴虧,皇甫嵩才明白,原來董卓的后臺,竟然是驃騎將軍董重,以及皇帝本人。想到自己忠心為國,功勞遠勝于善于專營的董卓,皇帝竟然信任董卓超過自己,不禁憤怒塞胸,一刀將桌案砍成兩半:“有如此昏庸主上,大漢焉能不衰!”

    皇甫酈說:“大人何故憂愁,不如將董卓持兩端以觀望之心,報給大將軍何進,想必他一定會對董卓有所處置!”

    皇甫嵩心灰意冷,哪里還關心國事,越看侄兒越不順臉:“滾出去,還嫌給老夫添的亂不夠多!”

    。。。

    東漢關西最有能力、最有威望的名將,因為愛惜羽毛和家庭原因,放棄了重整朝堂的機會。

    權力可如劇毒鴆酒,也可能和蜂蜜一般甘甜,也可能如淡茶一般無味,對一千個人,有一千般滋味。

    關西人并未因此就放棄皇位傳承的大蛋糕,他們中的杰出之士,無可避免地分裂了,蓋勛、皇甫酈、閻忠等人,繼續找機會勸說皇甫嵩;也有如李儒、賈詡,周毖之類,投入或將投入到董卓的懷抱;還有不少人,選擇遠離和逃避。

    。。。

    甄儼:“聽聞袁本初遣人到泰山、東萊、徐州募兵,還請君侯帥軍入朝。”

    劉備:“入朝做什么?”

    甄儼:“若君侯能支持董侯為嗣,事成之后,可封君侯為三公!”

    不到三十歲的三公?劉備噗嗤一聲笑了,看向頗顯得緊張的甄儼:“就沒有其他條件?”

    “聽說君侯有寡人之疾,儼有一妹,姿容姝麗,天真浪漫。”

    甄儼咬牙切齒地指了指身后美貌異常的甄家小五--甄脫,她正百無聊賴地吃水果,偶爾伸一伸懶腰,顯露出纖細的腰肢和動人心魄的突出。

    甄脫本有些瘦弱,扮成男子時臉上貼了花黃,顯得皮膚暗黃。這日恢復女子妝容,粉玫瑰般的顏色,鵝蛋臉,柳葉眉,朱唇一點,如同櫻桃,小舌微吐,粉紅迷醉。明眸轉盼,一顰一笑,皆動人心,如同仙女下凡塵。

    劉備微微翹起嘴唇:“君之妹,可真是回眸一笑百媚生。”

    甄脫本有些挑食,來到東萊之后,海鮮、瓜果蔬菜,各種菜式,輪流著上,倒是將其的嬰兒肥顯露出來,越發天真無邪,嬌憨可愛。英雄難過美人關,如此二八佳人,誰人不想納為私寵,恣意愛憐。

    “本侯幾名妻妾厲害得很,甄君就沒有想過,讓妹妹做側室,如同推入火坑么?”劉備看甄脫如同一件藝術品,“女兒家或許早有其他心思,當哥哥的,不問問她,替她謀劃?”

    甄儼:“世家大族子女,生而享受家族富貴,早就有為家族出力的自覺!甄貴人如此,我妹亦如此。”

    “還真是直白。確實,本侯有疾,疾在臍下三寸,欲得天下絕色為之醫治。”劉備起了嘲弄之心,“聽說君不止一個妹妹,不如都給本侯做側室吧。”

    “欺人太甚!”甄儼一張俊美地白臉,氣得通紅,猛敲擊書案,站起來就欲走。

    砰!一聲巨響,將甄脫的目光吸引過來,她手中拿著一串鮮紅的荔枝,一蹦一跳過來,坐到劉備身旁,臉上帶著害羞的粉紅:“哥哥和君侯談好了么?吃個水果吧。”

    “這是什么?”甄儼撥開鮮紅的果皮,其中是雪玉般的果肉,吃一口,“滿口香甜,口中生津,如此美味!”

    甄脫:“荔枝,本名離枝,若離本枝,一日色變,三日味變。君侯吃個。”

    劉備摸了摸甄脫頭,接過兩個,撥開一個自己吃了,又撥開一個,遞給甄脫。

    甄儼眼睜睜看著往日矜持文靜的妹妹,嘟著小嘴,一口含在嘴里,還伸出香舌在劉備手指上舔了幾下:“妹妹,怎如此不自重?”

    甄脫臉色越發羞紅:“君侯曾言:日啖荔枝一百顆,不辭長作夷洲人。荔枝、菠蘿、芒果。。。運入雒陽,每斤可千錢。

    特別是荔枝,離枝五日決不可食。得與山上冰塊放一起,裹上羊毛毯,用快船、驛馬運來,一斤荔枝,值一斤黃金!

    皇帝、何皇后也不見得想吃就吃!”

    甄儼自嘲:“一騎紅塵甄姬笑,無人知是荔枝來。劉家奢豪,十倍于甄家!

    君侯對舍妹如此舍得,怪不得她主動留下做聯絡,可笑我還想把她做籌碼。怕是我不提出,她也要央我求嫁。”

    眼看甄脫心如鹿撞,捂著臉飛也似地逃了。劉備壓下心中旖念說:“甄脫與本侯長女年齡相若,天真可愛,本侯只是把她當做女兒多些照顧罷了。”

    甄儼越發鄙視:“傳言中四五十歲的老者,最喜女子叫其父、叔,以增情趣,沒想到君侯不到三十,竟有此惡趣味,真真是人心不古,世風日下!”

    劉備摸著額頭,無語凝噎,這下黃泥巴掉褲襠上,越描越黃。寡人之疾,怕是要名揚四海了。

    </br>

    </br>

    Ps:書友們,我是赤血萌萌,推薦一款免費小說App,支持小說下載、聽書、零廣告、多種閱讀模式。請您關注微信公眾號:dazhuzaiyuedu(長按三秒復制)書友們快關注起來吧!

    </br>

    </br>
快速时时彩是哪里开的